在經濟顯露放緩跡象之際,債券收益率下滑。十年期美國公債收益率下跌16個基點至3.56%,兩年期美債收益率下跌20個基點至4.26%。聯邦基金期貨市場反映的終端利率預期有所下滑,市場價格隱含聯邦基金利率將在6月份於4.96%見頂,而稍早前此一預期尚在5.04%。

美元也走低,美元指數DXY下跌1.1%至103.91。

美國12月份非農業就業人數增加22.3萬,高於市場普遍預期的20.3萬,但仍是2020年12月以來的最慢增速。平均小時工資較上月溫和上升0.3%,而且由於前幾個月的工資增幅下修,較上年同期的增幅從11月的5.1%降至4.6%。

12月份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服務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從11月的56.5下滑至49.6,遠低於市場預期的55,並創下2020年5月以來最低。報告中的各分項指數普遍疲軟,新訂單指數下跌而庫存指數上升。投入價格指數繼續走高,但增速有所放慢。

接下來呢?

就業報告顯示平均時薪增長速度減慢,或令美聯準會官員受到鼓舞。與美聯準會2%通膨目標對應的最高工資增速為3.5%,本月公佈的數據距離這一目標更近了一步。

不過,由於其他數據顯示勞動力市場依然偏緊,美聯準會在考慮暫停升息之前,還需要見到關於工資增長放緩的更多跡象。

失業率從3.6%降至3.5%,目前位於50年來低點。美國勞工部職位空缺及勞動力流動調查 (JOLTS) 顯示,11月職位空缺數較上月僅減少5.4萬個至1046萬,意味著每名求職者對應1.74個空缺職位。值得注意的是,離職率依然較高,這與工資增長強勁有關。亞特蘭大聯邦準備銀行的工資增長追蹤指標顯示,跳槽者的工資增幅為8%。

如何投資?

我們預計市場將繼續震盪,並依然認為支撐股市持續反彈所需的宏觀經濟條件尚不具備。美股上週稍早下跌,當時市場認為在勞動力市場數據仍然強勁之際,光是消費者物價(CPI)走軟還不足以促使美聯準會政策轉向。而目前的工資增長數據放緩,意味著距離政策出現轉變又更進了一步。不過,我們還需要見到更多的證據。

有鑒於此,我們繼續保持股票配置,但側重於增加下行保護的策略。我們繼續看好防禦類股(如必需消費品和醫療保健)。相較於科技股權重較高的美股,我們青睞價值型市場(如英國)。固定收益方面,我們看好優質債券,並對風險較高的信用債保持謹慎。

不過,我們的確預期通膨、利率和經濟增長的轉折點將在今年出現;隨著情況在今年稍晚更加明朗,屆時考慮提高總體風險偏好將是合適之舉。如果投資者的風險承受能力較強,想要聚焦在轉折到來時反彈可能最為強勁的領域,我們認為早週期市場(如德國)、“深度價值”股票、部份半導體行業以及中國重新開放的潛在受益者存在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