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聯準會啟動新政策框架:「平均通膨目標」

  • 8月底,聯準會表示未來將以「通膨率適度地超過2%」為目標,而在此新框架下,聯準會很可能在通膨率超過2%之前都不會升息。聯準會亦巧妙地改變了關於就業的措辭,這意味著聯準會不至於單就低失業率因素就啟動升息。
  • 鑒於目前核心通膨率遠低2%,經濟運行遠未達「滿載」情況,利率很可能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維持在低點。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出現長達十多年的經濟擴張,聯準會仍未能達成其2%的通膨目標。
  • 除了通膨目標調整外,市場關注焦點已從政策框架轉至聯準會將如何實施,9月FOMC利率會議可望釋出更多細節,投資者最在意的問題是:聯準會究竟能容忍多高的通膨及能容忍多久時間。
  • 我們認為,聯準會將提供以下指引:若有需要,利率將盡可能地維持在零的水準,以確保美國重返充分就業,同時並將放手讓通膨升溫。我們的看法是,聯準會期盼整體收益率曲線上的利率能保持低檔,在其政策目標達成前致力維持超寬鬆的金融狀況。

2. 聯準會的鴿派立場,以及對資產價格之影響:

  • 寬鬆貨幣支撐股價:受疫情衝擊,美股在3月急跌至低點,而聯準會史無前例的寬鬆政策正是驅動S&P500指數強彈約57%的主因。若利率長期低迷,投資者則願意為獲取既定收益而付出更高代價,進而支撐股價估值上漲。展望下一輪漲勢,我們青睞可望落後補漲的股票,例如精選的週期股及價值股。
  • 追逐收益更為不易:在利率長期偏低的情況下,現金及最安全債券的長期實質回報有可能為負值,而為了保護購買力,投資者應將現金比重維持在最低水準,並需要在市場上更加努力地追逐收益,我們看好精選的新興市場美元主權債及美國高收益債券。(*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投資人應審慎評估。)
  • 美元走貶金價有撐:聯準會從未將利率降至零以下,2015至2019年間甚至隨經濟好轉而逐步升息,這讓美元具有避險及相對高息的獨特貨幣地位;然而,聯準會可能在經濟復甦後等待更長時間才會重啟升息。我們認為在超寬鬆政策、美元疲軟、負實質利率及美國大選前不確定因素壟罩下,黃金走勢可望有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