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了什麼?

週三(8日),伊朗軍方執行其日前對外宣布將「嚴厲報復」,發射多枚彈道飛彈,攻擊駐伊拉克的美軍及聯軍基地。此消息已被美國政府證實。

前述伊朗的報復行為肇因於,上週五(3日)美軍無人偵察機擊殺伊朗高階軍事將領蘇雷曼尼(Qasem Soleimani)。

日圓及瑞郎等避險性資產隨即應聲上漲,但漲幅不大,兩者皆不超過0.50%;同時,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先跌至近1.70%、而後再收復失土反彈;西德州原油及黃金應訊跳漲5%及2.3%,稍後漲勢收斂;亞洲股市開盤亦略為走低。

下一步為何?

因為伊朗先前已公開宣稱將對美方施以反擊,所以對金融市場而言,此次飛彈攻擊並不盡然是一意外。目前(9日清晨)證實此波伊朗攻擊並未造成任何美軍傷亡,這支持美國總統川普決定尋求制裁手段而不是進一步的軍事衝突。雙方你來我往的報復行動可能再度上演,但目前情勢及跡象顯示,美伊衝突將持續降溫。

我們認為,美國可能採取某程度的報復行動,因為美國總統川普揚言,若伊朗對蘇雷曼尼事件施以反擊,則將對伊朗52個處所發動攻擊。

伊朗坦承其發動報復式導彈攻擊,亦提升了白宮採取軍事反擊的機率。一連串的報復行動可能持續發生,視美國如何回應而定,儘管伊朗可能認為其行動是對美方攻勢成比例的反應。

然而,衝突升級對雙方皆無好處。值得注意的是,伊朗的報復行動是針對美國軍事基地,而非對石油供給將造成直接影響的地點。

這對投資者意味著什麼?

我們的基準情景是應不至於發生大規模的軍事衝突,就全球層面而言,對經濟及企業盈餘的影響亦相當有限。因此,我們仍維持對美國股票及新興市場股票的加碼配置。

除非發生大規模石油供應中斷的嚴峻情景,我們並不認為油價可站穩於目前價位,石油的備用產能依然充裕,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及俄羅斯的閒置產能合計約每日330萬桶。我們預估,2020年石油市場是供給過剩(每日30萬桶),特別是在上半年,非OPEC產油國(美國及挪威)的供給量增幅超過溫和的用油需求增幅。

雖然油價可望於美伊衝突增溫之際大幅跳漲,但我們認為布蘭特原油可能難以在今年上半年站穩於每桶70美元之上,這類似去年9月沙烏地阿拉伯的煉油設施遭受攻擊的情況。

全球分散化的資產組合依然是重中之重,若投資者對資產配置感到擔憂,可考慮趁勢在目前波動度尚低的選擇權市場,採取降低投資組合波動度或增加其保護程度的策略。

此外,投資者亦可考慮增加避險性資產的部位,就基本面而言,我們看好日圓及黃金。若進一步剖析黃金,美國經濟增長放緩及實質利率走低皆降低持有黃金的機會成本;再因黃金是以美元作為計價基礎,在美元走弱的情景下,我們預期2020年的金價後市可期。

對於黃金相關的結構型投資策略(市場震盪下行之際,提供一定的保護程度,並可參與金價的上漲空間),瑞銀客戶可洽詢您的顧問並獲取進一步的資訊。

追蹤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https://bit.ly/2JWDC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