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焦點轉變

鑒於英國脫歐和中美貿易談判取得進展,投資者對地緣政治的關注度可能下降,而將更多注意力放在經濟基本面上,但貿易局勢仍將是全球經濟前景的主導因素。

然而,現在斷言貿易摩擦是否會平息還言之過早,原因是目前中美兩國的協議尚未正式簽訂,歐洲威脅要對美國近期的關稅措施實施報復,而美國國會有關香港問題的討論也會使局勢複雜化。

其次,經濟和獲利數據依然喜憂參半。我們認為,市場對企業獲利的普遍預期可能過於樂觀,歐元區和新興市場股市看上去尤其脆弱。

第三,雖然我們對出臺財政刺激政策比較樂觀,但也認為,除非經濟惡化,否則不太可能實施重大的財政擴張政策。

衰退可能性低

貨幣政策將繼續抵禦經濟衰退風險,但我們並不預期會實施重大財政刺激,從而令市場大幅上揚。

我們的看法是,未來政策方向將是支持經濟緩慢擴張。全球央行將繼續致力於防止美國或全球經濟陷入衰退及風險資產遭到大幅拋售。低利率將維持更長時間,意味著債券殖利率將繼續承壓,這使得股票相對於固定收益的吸引力上升。目前股票風險溢價位於6%,而長期均值不到4%

然而,我們對於決策者是否將採取先發制人的措施,並推動經濟或風險資產大幅上漲仍存有疑問。

財政方面,歐元區仍受到預算規則的限制,美國國會至少會在未來一年內限制財政進一步擴張,中國則仍需密切關注債務不斷上升的風險。同時,貨幣政策的效力逐漸減弱,貿易爭端和英國脫歐得到部分解決,可能會促使各國央行認為進行預防性降息的必要性下降,而這會推升風險資產折現率。

務必謹慎

儘管製造業和投資方面傳來一些好消息,但消費和就業指標卻不太樂觀。我們認為,美國企業應該能符合獲利預期,但分析師對新興市場和歐元區的預測可能過於樂觀。

雖然我們預估明年美國公司每股盈餘(EPS)僅增長5%(市場普遍預期為10%),但考慮到盈餘預期未來一年將趨於向下修正,因此上述預估差距接近正常水平。

我們跟市場在歐元區獲利預估上的差距最大,我們預測2020年歐元區EPS將進一步萎縮3%,而市場普遍預期則是增長10.5%。我們預估2020年新興市場EPS增速為6.5%,而市場預期高達14.1%

資產配置

總之,我們將繼續聚焦盈餘殖利率,而不是股價上漲。當然,股市最終有可能突破過去6個月的交易區間,比如在以下兩種情況:1)中美貿易有出人預料的積極進展,例如美國無限期暫停將於12月份生效的關稅;2)製造業復甦情勢好於預期。

不過,由於平衡型投資組合過去一年來累計不小的漲幅,我們認為目前以嚴格的目光來審視當前市場估值、經濟增長和地緣政治前景,是審慎的作法。

目前我們的配置包括:總體上小幅減碼股票,相對於歐元區股票加碼美國股票;相對於新興市場股票加碼美元計價新興市場債券;看多英鎊。

追蹤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https://bit.ly/2JWDC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