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了什麼?

美中貿易爭端再度升級,令全球經濟與市場面臨的風險急遽上升。美國總統川普上週末參加在法國舉行的七國集團(G7)會議之際表示,與中國的衝突「從多方面來說…是個緊急情況。」

上週五(23日),中國與美國分別宣佈向對方出口商品加徵關稅,而當日市場收盤後,川普表示自10月1日起,對2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已加徵的關稅稅率將從25%提高至30%,並且對餘下3000億美元尚未被納入關稅範圍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由此前公佈的10%上調至15%,自9月1日起對其中將近一半的中國商品開始實施此項關稅,餘下則自12月15日起生效。

我們依然認為,在美聯準會進一步寬鬆貨幣政策及強勁的消費者支出支持下,美國將能避免在2020年陷入衰退。我們估計,所有額外增加的關稅對美國經濟的直接影響應該很小,然而,這卻將導致全球經濟及市場的下行風險增加。

因此,我們調降投資組合的風險水準,將股票配置下調至減碼,以降低政治不確定性的曝險。我們仍看好信用債及外匯市場的套利策略,因為這些策略可望受益於低增長環境下的央行寬鬆舉措。我們減碼股票、實施避險對沖、加碼收益策略的組合,使得投資組合的風險接近中性。

對投資者意味著什麼?

儘管我們認為目前降低風險是審慎之舉,但亦指出,這些調整並非基於預期將出現傳統的經濟衰退或新一輪全球大型金融危機而作出。

美國總統川普僅需發出一則推文說他準備結束貿易戰,就能觸發股市大漲,進而改變風險回報的概率權重。然而,基本面因素顯示,即使我們的風險情景成真,仍不應基於股票大跌而進行佈局。在傳統的經濟週期,當全球增長放緩是由製造業擴至服務業,再加上地緣政治風險,意味著應大幅減碼股票。

在典型的景氣週期末段,央行調高利率以抑制通膨,進而抽走銀行體系的流動性。然而,如今的通膨水準溫和,且政府債券殖利率(收益率)已位於歷史新低。當退休基金及其他資產管理者在未來幾個月對投資組合進行再平衡時,能夠取代股票的選擇其實不多。同時,可預見央行寬鬆政策及財政擴張措施將陸續推出。

因此,即使製造業放緩的狀況蔓延擴大至其他經濟部門,我們仍認為,股票下跌15%比下跌逾25%的可能性更高。相較於持有長期觀點的投資者,試圖等待完美時點來逢低進場的投資者,可能導致其投資組合承受更大的損失。

追蹤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https://bit.ly/2JWDC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