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貨幣理論的支持者認為,印鈔並不會讓政府像個人一樣破產,有了這一工具,政府無需透過加稅或借錢來為支出融資。當政府有支出需要時,去印更多的鈔票就行。在此框架內,預算赤字並不是過度支出的跡象(通膨才是),因此在經濟中的可用資源耗盡且通膨上升之前,預算赤字擴大並不重要。

競逐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一些人士支持現代貨幣理論的「就業保障」理念,即由聯邦政府出資創造就業機會的計劃。民主黨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將現代貨幣理論與有爭議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融資聯繫在一起。

關於現代貨幣理論的爭論並不僅限於政治左派:美國總統川普一直在批評美聯準會收緊貨幣政策的方式。除此之外,川普政府推行的一些政策導致處於和平時期並接近充分就業的美國經濟產生了巨額赤字。川普的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在本月表示:「我不認為好的經濟增長政策一定要特別拘泥在預算赤字上。」

關於如何為赤字融資的爭辯也在其他國家引起共鳴。上個月,前任日本央行副總裁,同時也是日本版量化寬鬆政策的設計者之一的岩田規久男就提出,應該以日本央行印刷的鈔票來永久性提高政府支出。今年歐元區的財政政策將轉向寬鬆模式(儘管幅度不大),為十年來首次。這種向財政擴張的轉向引燃了義大利與歐盟之間的預算糾紛,也在法國「黃背心」抗議活動中得到呼應。

然而,一些知名人士公開譴責現代貨幣理論是一種危險的觀點。貝萊德(BlackRock)首席執行長芬克(Larry Fink)將該理論斥為「垃圾」,美國前財政部長桑默斯(Larry Summers)也認為其「荒謬」。美聯準會主席鮑威爾表示,這種觀點是「完全錯誤的」。經濟學家沙米克·達爾(Shamik Dhar)的評論或許最貼切:這並不現代,不是貨幣主義,也不是理論。

無論現代貨幣理論或其他理論的是非曲直如何,事實上,您的投資組合早已受到赤字支出、通膨和經濟增長三者關係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