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下一步會怎樣?

英國首相梅伊將於6月7日辭去職務,並正式啟動選出繼任者(身兼保守黨新黨魁及首相新人選)的程序。前任外交大臣強森(Boris Johnson)為目前的熱門人選之一,他身處2016年脫歐公投的「硬脫歐」陣營,強森曾表示他願意接受英國以「無協議」方式脫離歐盟。

然而,新繼位的英國首相將繼續面臨艱困的政治僵局。保守黨在英國國會並非多數,仍須仰賴民主聯盟黨(DUP)的支持。若新任首相朝無協議脫歐方向邁進,可能將見更多保守黨議員辭職,這將進一步削弱保守黨在國會的勢力。同時,保守黨及工黨兩大政黨皆面臨對英國脫歐的黨內歧見,故達成共識絕非易事。

我們預期,英國將請求歐盟進一步延後脫歐期限的可能性上升。這將是第三次推遲,亦增加了英國提前舉行大選或者進行第二次公投的可能性。以下為我們預估的三大可能情境:

一、「無協議」脫歐

保守黨看似傾向於選出一位「脫歐派」繼位者來接替梅伊,目前來看前外交大臣強森是第一大熱門人選。鑒於新成立的「脫歐黨」獲得強大民意支持,考慮無協議脫歐的候選人可望得到更大的擁護:民調顯示,在本週歐洲議會選舉前,脫歐黨和保守黨的支持率分別為37%及7%。

我們認為無協議脫歐將導致英鎊兌美元跌至1.15,兌歐元跌至0.97,而此價位較充分反映無協議脫歐對英國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

二、推遲脫歐進程

儘管在此過程中社會大眾可能益發失去耐心,但許多政府高層及國會議員仍擔心無協議脫歐對經濟的衝擊。這甚至將促使脫歐派首相請求歐盟從目前的10月31日進一步推遲脫歐期限。歐盟領導人可能堅持讓英國採取措施解決政治僵局,例如舉行大選或就英國的歐盟成員國地位進行第二次公投。

曠日持久的不確定性很可能導致企業延緩投資,應加劇英鎊的波動性,在此期間市場不時將因投資者認為談判有望而出現反彈。在此情境下,我們預期英鎊兌美元將於1.28至1.34區間波動。

三、續留歐盟陣營

就英國是否脫歐的問題上,英國選民仍有高度分歧。然而,最近的YouGov民調顯示,如果進行第二次公投,將有44%選民支持英國繼續留在歐盟,而40%選擇脫離歐盟。

英國若選擇繼續留在歐盟,英鎊將快速反彈,因按購買力平價(PPP)估算,英鎊被低估,英鎊兌美元及歐元兌英鎊的PPP匯率應該分別為1.58和0.82左右。很顯然地,即使在留歐情境下,以上匯率亦不可能立即成為目標價,最多只能作為公眾及政治人士脫歐意願均退燒情況下的長期目標,而這本身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若英國脫歐意願當真減退的話)。

投資者該如何應對?

投資者對英國脫歐結果的看法仍主要體現在英鎊上。儘管不確定性和波動性很可能居高不下,但我們仍在留意市場對英國政局的反應所帶來的機會。目前英鎊被低估,尤其是從我們估算的購買力平價角度來看。

對於英國資產有限的全球投資者,我們認為可著手謹慎地增加英鎊部位,因目前英鎊估值低,長期買入機會浮現,但大幅加碼尚為時過早。英國脫歐進程的結果仍難以預料,波動性亦可能居高不下。

不過,英國首相梅伊辭職後,我們傾向在英鎊兌美元跌破1.24時逢低買入。若投資者擔憂情緒延燒,英鎊兌美元可能跌至1.15,屆時看好英鎊的理由將更為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