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人認為,美元與原物料商品的走勢亦步亦趨,因原物料商品多以美元計價、但消費於非美元經濟體。市場交投氣氛似乎同時受美元及原物料商品所影響,但兩者不必然往同一方向一齊漲跌。

平均而言,能源類股與美元漲跌為此長彼消的「負相關」走勢。只不過,不同原物料商品與美元間的負相關程度存有相當懸殊的落差,而此負相關程度也不甚穩定,過去20年間的數據從極低到高度負相關之間擺盪不定。

美國天然氣價格與美元走勢的相關程度並不高,因美國天然氣為自給自足,國內需求即左右天然氣價格,雖然液化天然氣的出口量攀升,但仍不至於改變前述情況。我們認為,美國天然氣供給無虞已大致反映在疲弱不振的價格上,這有利於需求進一步擴大,並可望抑制庫存重返去年10月時的高點。

另一方面,熱燃煤與美元走勢為負相關,雖然兩者的連動關係近乎為零。類似於美國天然氣市場,中國身兼煤礦的最大生產者與消費者,這也讓煤礦價格主要受中國內需所影響,中國政府已對國內熱燃煤制定價格上限,釋出官方不樂見煤價走高的訊息。

原油與美元走勢的連動性最高。我們認為「供給面」將是能源市場今年最為關鍵的因素,全球原油供給可望重返2014及2015年的增速榮景,布蘭特國際原油也有望在價格整理後觸底回升至每桶57美元。原油需求後市看俏,受惠於強勁的經濟增長動能,而偏低的原油庫存水準可望抑制油價再度跌至去年低點。

我們預估布蘭特油價未來3個月將來到每桶61美元的目標價、未來6個月及12個月則是每桶57美元。此看法的潛在風險將來自於「供給面」:伊朗及委內瑞拉仍面臨國際制裁之問題,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減產協議亦可能將令全球油市供給趨緊。

原物料商品的價格波動遠高於貨幣的漲跌幅度,雖然我們認為美元今年走勢偏弱,但若供需情勢一旦反轉,原物料商品價格也將轉弱。

我要報名近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