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由10%上調至25%,並顯然在考慮對其餘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也徵收重稅,投資者擔憂此舉將導致全球增長放緩、金融市場進一步走弱。就經濟層面來看,雙方皆有充分意願及誘因達成協議,故目前我們仍維持前述基準情境預測。

另一可能是,市場將此次衝突升級視為地緣政治風險背景下的「常態」。若對立局勢持續下去,我們預期時至今(2019)年底中國GDP增速將降至6%左右。金融市場方面,股票及人民幣恐面臨下行風險;然而,一旦寬鬆貨幣政策及財政刺激攜手發力,復甦仍有希望,正如近期市場走勢所示。

我們在此提醒投資者應防範下檔風險,同時亦應保持投資以實現增長潛力,並把握行情回升的機會。

加徵關稅導致中國增長放緩

去(2018)年關稅稅率上調加劇了2019 年第一季貿易放緩的幅度,並導致庫存大幅回調,出口與生產增速紛紛下滑。而近期,美國意外地將價值2,000 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上調至25%(並威脅對所有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2019年中國GDP 增長存有進一步放緩的風險, 可能降至接近(但仍高於)6%的水準。

貿易萎縮的風險

美國調升關稅此舉可能令目前出口疲勢延續,這意味著我們先前對出口增速可望於第二季回穩至中等個位數(4-6%)的預期,將延後到第四季才會實現。另一項關鍵風險因素是,加徵關稅在多大程度上將讓美國「傷人傷已」,抑制本土經濟增長及對亞洲的進口需求。

中國亦可能採取反擊措施,例如上調部份美國商品及服務的關稅稅率或是放慢對美國企業的投資審核批准速度,這將令緊張局勢進一步升溫。不過,我們認為前述的影響較小,可視為釋出姿態,因雙方都傳遞欲繼續談判以達成協議的意願,而協議亦可能包括撤回關稅措施。

政策有望進一步寬鬆

政策可望發揮益發積極的作用。美國方面,聯準會按兵不動,實際利率保持低點,為一有利因素。中國方面,人行寬鬆的貨幣政策及更為積極的財政政策亦提供了支持(我們認為仍有降準50-150 個基點的空間)。其他有利因素包括,中國進一步向中小企業提供貸款或加大基建支出,有助於提振投資,緩衝下半年經濟下行壓力。

許多其他的亞洲央行很可能將跟隨中國步伐放寬貨幣政策。令人鼓舞的是,中國第一季強勁增長有助於亞洲地區出口,特別是韓國、新加坡及臺灣。其他初步復甦跡象亦包括部份備受重創的IT 產業的出貨量與庫存比已有所改善,這預示著下半年IT 生產將可望回暖。

2019 年仍是經濟回暖之年

美國調升關稅稅率,貿易衝突隨之升級,意味著即使貨幣政策放鬆、貿易及資訊科技(IT )產業於下半年逐步回升,亦難以力阻2019 年全年經濟增長放緩的疲勢。不過,若以全球層面來看,今年仍是經濟活動回溫的轉折點。我們預計全球增長將從3.8%放緩至3.6%,明年則有望回升至3.7%。

中國下一步怎麼走?

中國已宣佈將進行反擊,可能很快將公佈一系列措施。不過,若中方如往常般有所克制,則不見得將導致事態進一步惡化。此外,從中方立場來說,我們並不認為談判會被取消。在此同時,投資者亦不應認為現正進行的貿易談判將毫無波瀾,即使在達成貿易協議後,齟齬仍可能不時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