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就在幾週前,美中兩國貿易協議似乎達成在望,但轉瞬間風雲驟變。4月29日雙方開始談判時,美國財長姆努欽甚至說談判已進入「最後階段」,然而情勢急轉彎,美國總統川普警示:「如果達不成協議,對我們來說也沒關係,甚至更好。」他隨後於5月6日發推文稱,美國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的關稅將從10%上調至25%,並威脅對剩餘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全部加徵25%的關稅。

亞洲金融市場聞聲下跌。MSCI亞洲(日本除外)指數自4月份高點重挫10%,但年初迄今仍有3.9%的漲幅。鑒於雙方似乎都不急於達成協議,未來一段時間不確定性可能將居高不下,出現誤判的風險亦持續上升:近期美國祭出禁令,限制美國企業向中國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公司出售關鍵零組件,使得美中貿易爭端進一步向縱深發展。

誰破壞了協議?

在談判中,經常會出現雙方對同一個事件各執一詞(而且往往相互矛盾)的情況,美中貿易談判究竟是哪一方破壞了協議,似乎就是如此。美方稱,中方於最後時刻出爾反爾,中方則稱,是美方單方面提出要求,中方從未答應,更遑論出爾反爾。現在看來,在6月份G20峰會上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不大。

未來如何發展取決於美國的下一步動作,取決於:1)重塑貿易關係及市場準入、智慧財產權保護、技術轉讓等方面的規則;抑或2)力阻中國崛起成為超級大國。若為前者,則兩國最終可望達成協議;但若為後者,則兩國將落入「修昔底德陷阱」,雙方較量進一步升級的風險隨之上升。

在前述後者的情景下,經濟將遭逢相當可觀的拖累,任一方都難以全身而退。若中國失去耐心,訴諸於非關稅壁壘的反擊措施,則兩國企業皆將受創。其一損傷為,美國公司每年從中國市場獲得約2200億美元營收(此數字並不會反映在貿易數據上)。因此,雖然我們仍認為雙方於今年或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某時點可望達成協議,但未來幾個月不確定性仍揮之不去,市場將疲於計入最糟情況的風險。

亞洲經濟復甦恐將延後

在貿易及內需均疲軟的情況下,第一季亞洲經濟表現差強人意。3月份出口、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新訂單、半導體行業指標有所改善,預示未來經濟有望好轉,然而4、5月份動能亦有減弱。儘管主要成熟市場的工業生產及機械訂單幾乎已至週期低點,但美國再度加徵關稅之舉,很可能導致亞洲出口復甦的時間點從第二季推遲到下半年。

貿易戰升溫之際,企業變得更加謹慎,關稅衝突升級可能加速亞洲供應鏈的重新佈局。雖然現在還處於早期階段,但已有初步跡象表明出口正從中國轉移至其他亞洲國家和地區,如臺灣、越南、泰國、印度等。

我們預期不確定性走升,政策寬鬆仍將持續。除臺灣外,整個亞洲今年內有望降息25至75個基點,中國人行還將降準100至200個基點。我們已將2019年中國GDP增長預期從6.4%下調至6.2%。如果美中貿易爭端進一步升級(美國落實對其餘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則GDP增速可能進一步降至6.0%以下。

下半年展望

股票:隨著近期美中關稅衝突升級,我們預期2019年亞洲企業獲利僅會增長5% 原先預測為6.4%),2020年將增長8.0%。我們認為至今年底亞洲股票的股價淨值比(P/B)將從目前的1.35倍升至1.45倍的公允水準;若美中貿易談判徹底破裂,則2019年亞洲獲利增長將為零甚至負增長,當地股市P/B可能跌至1.22倍,股市跌幅將達15%;相反地,若能儘早達成協議,則企業獲利增速將達到7-9%甚至雙位數,股市可望上漲約25%。

下半年我們看好的股票包括:1)亞洲大型股及高股息個股;2)精選科技及金融業領軍公司;3)智慧城市及粵港澳大灣區開發的受益者。

債券:儘管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加劇,但我們仍預期今年亞洲信用債可望取得不錯表現,其中高收益債回報率可達3–4%,投資級亦有望達到1%。年初迄今,高收益債上漲8.1%,投資級債漲4.7%。雖然高收益債的信用利差有可能放寬10至20個基點,投資級債擴張5至10個基點,但我們並不預期出現大幅拋售,原因有三:首先,基本面影響有限,與貿易關聯度高的發行人僅佔地區債券指數的3%。其次,中國社會融資規模數據顯示流動性充裕。第三,全球央行很可能維持鴿派立場。

我們青睞能帶來利差收益的優質債券,例如中國房企債券、結構強健的永續債、精選BBB級中國政府相關發行人等。

外匯:5月份,受貿易爭端升溫影響,亞太貨幣兌美元平均貶值0.8%,只有日圓逆勢升值。隨著衝突進一步升級,我們建議對人民幣多頭部位進行避險。我們已將美元兌人民幣3個月及6個月預測值分別上調至7.0及6.8(此前預測均為6.7)。倘若美中貿易談判破裂,可能導致美元兌人民幣升至7.0之上,但我們認為將不會突破7.3。

*追蹤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https://bit.ly/2JWDC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