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至2019年末,貿易戰依舊是左右市場走勢的關鍵因素。中國商務部表示,中美雙方「就妥善解決各自核心關切達成了共識」,美國總統川普隨後表示,談判已進入「最後的動盪階段」。

不過,考慮到今年迄今MSCI所有國家環球指數的漲幅已達22%,而且在中美達成潛在協議前上漲,因此我們傾向於對股票總體採取中性立場,並認為股票相對價值交易蘊含更大機會。

一、貿易談判最終結果難以預測。

中美貿易協議倘若簽署,是僅延後原定於12月15日實施的加徵關稅措施,還是會取消已加徵的關稅,仍有待觀察。而且,協議簽署能否解決長期的外交和科技方面的爭端,也是未知數。

11月底,川普不顧中方的堅決反對,簽署了《2019年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中國外交部警告說中方可能會採取「堅決的反制措施」。雖然我們認為這一發展不會令貿易談判偏離軌道,但也提醒我們,中美關係依然脆弱。

二、企業獲利或會達不到預期。

今年以來,全球企業盈餘預估持續下調,但股價上漲,導致估值走高。全球股市的12個月遠期本益比(市盈率)已回升至1987年以來的平均值,鑒於我們預期未來盈餘增長將弱於預期,因此這種估值水平顯然偏高。

這意味著股市進一步上漲將主要依賴盈餘增長。基於我們對明年全球盈餘增長僅為4.3%的預測,股市續漲空間有限。我們的盈餘預測隱含中美兩國不會進一步加徵關稅,但已加徵的關稅不會取消。

三、全球推出重大財政和貨幣刺激的可能性不高。

目前全球各大央行都暫停行動,除非經濟增長進一步惡化,否則很可能繼續按兵不動。這從美聯準會主席鮑威爾在上週發表的樂觀講話得到印證:「我看到杯子裡的水遠不止半滿」。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似乎也暫且觀望。

我們認為主要經濟體透過推出大規模財政政策來刺激需求的可能性並不高。

瑞銀觀點

基於以上分析,我們看好股票相對價值交易(例如相對於歐元區股票加碼美國股票),而不是把重點放在股票價格上漲上。近期公佈的第三季財報支持我們的觀點,約80%美國上市的業績好於預期,而歐元區的這一比例僅為35%。

此外,我們還相對於歐元區股票看好日本股票,因後者的相對估值具吸引力,日本股市的股價淨值比(P/B)估值較歐元區股市低逾20%,而十年均值僅為14%左右。

除了上述地區偏好以外,我們還建議投資者在股票配置中優先考慮優質股和派息股。鑒於全球主要央行為延長經濟擴張期而保持寬鬆的貨幣政策,此類股票在2020年將獲益於投資者對收益率的追逐。

與此同時,即便中美兩國很快達成一項協議,全球貿易局勢仍可能持續緊張,因此消費者導向型行業應該比企業投資導向型類股的表現更為穩健。對於美國股市,我們看好非必需消費品類股;在全球股市中,我們看淡材料和資訊科技(IT)股。

追蹤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https://bit.ly/2JWDC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