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其主要貿易夥伴之間的衝突正越演越烈。美國總統川普再度放話威脅,將自6月10日起對「所有墨西哥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稅率由5%開始,每月上調5%,最終達到25%,「直到非法移民問題獲得解決為止」。

全面加徵關稅的威脅最終是否落地實行,目前尚不明確,此舉將難獲得企業界認同。川普無視《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及世貿組織(WTO)規則而徵收關稅,將可能面臨質疑,他以《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作為加徵關稅的法律依據。該法案過去曾適用於實施制裁或凍結資產,但從未用於徵收關稅;不過,儘管在法律層面上可能遭受挑戰,但美國國會研究處已得出結論,加徵關稅可能仍在該法案允許範圍內。

國會作為最有可能制衡總統權力的機構,卻從未試圖力阻其援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的「緊急狀態」。問題在於,國會是否有對總統發起挑戰的政治意願,這亦需兩黨共同努力。川普陣營對於「公平貿易」的整體目標獲得了兩黨廣泛支持,但當落實到具體戰術時,支持度隨之下降,特別是在於加徵關稅方面。關稅的課徵對象亦相當重要:美國選民及政治人物較傾向於支持對中國採取行動,而非對墨西哥開火,因為在地緣政治及經濟層面上,中國被視為美國的強勁對手。

若美國對墨西哥落實前述關稅,我們認為將產生以下影響:

  • 對美國GDP將有顯著影響。2018年,美國從墨西哥進口了3,520億美元商品,金額大於已被加徵關稅的2,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我們估計,若美國長期對所有中國進口商品(價值5,500億美元)徵收25%關稅,將導致美國GDP增長減少一個百分點。若再對墨西哥商品徵收25%的關稅,則可能導致美國經濟陷入衰退。
  • 這將嚴重破壞供應鏈。高達三分之二的美墨貿易為公司內部貿易(相較於40%的全球貿易佔比)。加稅將導致此供應鏈面臨龐大風險,若投資取消、就業減少,則經濟衰退的風險將顯著增加。美國2018年徵收關稅帶來了商業不確定性,並推遲了投資決策,這已導致今年第一季全球製造業增速放緩(德國放緩情況尤其明顯)。
  • 消費者難以避免關稅影響。美國於2018年9月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後,墨西哥趁勢搶下不少關稅清單上的中國商品市佔率,特別是照相機、錄音設備、數據機、電腦零組件等領域。若美國對中墨兩國皆徵收關稅,美國消費者將更難避免進口稅負的影響(舉例來說,墨西哥在美國電視進口的佔比達35%)。因此,電腦、伺服器及電視相關的科技硬體公司將首當其衝。
  • 汽車業恐將面臨嚴重衝擊。汽車及零組件是美國從墨西哥進口的最大類別(2018年為930億美元)。美國以外地區亦將受到波及;例如,所有主要的歐洲汽車製造商及供應商皆於墨西哥有不小的業務營運。若美國對墨西哥徵收25%的關稅,我們估計,即使不直接對歐洲進口商品徵收關稅,歐洲汽車業的每股盈餘(EPS)仍將面臨下降4-6%的風險。
  • 墨西哥披索預期將進一步貶值。 一旦全面加徵關稅的情況成真,我們預計美元兌墨西哥披索的匯率將達到21.5(若最終證明這僅是「口水戰」,則匯率將為20.0)。

結論:關稅範圍可能擴大的最新情勢,說明了當前美國貿易關係的脆弱性,以及產業及區域多元化配置對緩解單一風險的重要性。在此情境下,我們已於過去一個月降低戰術資產配置(TAA)中的風險部位,並建議持有逆週期(countercyclical)標的以抵禦市場下行風險。

*追蹤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https://bit.ly/2JWDC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