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遭遇了英國政府近代歷史上最嚴重的挫敗,英國議會以432票對202票的懸殊落差否決了梅伊的脫歐協議草案,反對黨工黨並對其發動不信任投票,梅伊及執政黨以52%比48%驚險過關(2016年英國舉行的脫歐公投亦以52%的支持率決定脫離歐盟)。

英鎊在這一連串事件後大幅揚升,因外匯市場反映了「硬脫歐」發生機率降低的預期。但英國最終仍將面臨「無協議脫歐」、「硬脫歐」、「軟脫歐」、「延遲脫歐」或「根本不脫歐」,目前情勢尚未明朗。

最糟的情況是「無協議脫歐」,這對英國經濟的影響將相當負面。

去年11月,英國央行對此「破壞性情境」曾作出評估:若不幸發生最糟的情況,時至今年3月底仍無法達成脫歐協議,2019年第一季後的英國GDP可能將驟降3%之多。

我們認為在此情景下,英鎊將大幅貶值,英鎊兌美元可能跌至1.15,歐元兌英鎊可能升至1:1的平價水準。

歐元區難置身事外。

世界銀行在其最新一期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中指出,「無協議脫歐」對英國、歐洲及任何與前述兩者有緊密貿易往來的區域皆是一大風險。

英國前10大交易夥伴中,有7個來自歐盟(德國、法國、荷蘭、西班牙、比利時、義大利及愛爾蘭),而這些國家的出口商品通常是高附加價值產品。歐元區的經濟成長正在放緩,第三季增速僅為0.2%,而身為歐元區最大經濟體的德國正面臨衰退風險,出口帶來的收入損失可能進一步將歐元區經濟推向衰退,往外擴散蔓延至其他區域亦是另一風險。

美國聯準會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近期警示,美國銀行機構因持有對歐洲銀行體系的曝險,故英國「無序脫歐」仍可能對美國經濟造成負面的連鎖反應。

英國難撼動全球。

就全球經濟規模而言,英國的重要性相對輕微;再就全球GDP的貢獻度而言,英國僅佔2.5%,相較之下,美國和中國加起來則佔了40%。很顯然地,「美中貿易戰」比「英國脫歐」更具全球意義、亦更令全球投資人如坐針氈。

英國「無序脫歐」尚未成定局。

英國「無協議脫歐」並非板上釘釘。英國議會希望避免「無序脫歐」的難堪局面,要不找到一個折衷方案,否則就將脫歐時限推延至3月底以後。在歷經上週驚險的不信任案投票後,梅伊的脫歐立場似乎有所軟化,料將與各黨派資深議員及領袖進行磋商。

歐盟證實,未來在與英國的關係上,將積極地採取較溫和的脫歐方式。此外,媒體報導顯示,若愛爾蘭提出北愛邊境議題一事,歐盟將做出讓步,而歐盟亦考慮將英國脫歐延後至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