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2020年的東京奧運將不只是關於運動而已。事實上,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CIO)認為這將可能是東京在智慧城市的旅程中重要的一個轉折點。

首相安倍晉三對於日本城市的眼光放的很遠。他的希望是建造「超級城市」─比智慧城市更進階的版本,不只是確認重要的未來科技,更要在日本各大城市包括東京落實這些科技。

更精確地說,這個「超級城市」的願景是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有三項科技的使用能夠生根:自動駕駛(初期僅限於部分區域)、一站式電子政府服務、以及無現金支付系統。

以東京來說,目標很清楚,就是要透過資訊和通訊科技的革新改善人們在東京工作和生活的品質以及城市的運作。

但是資金是一個問題。日本政府的債務是全世界最高的,沒有能力在短時間內負擔要更新東京所有基礎建設的費用。事實上,東京奧運的總預算將只佔日本名目GDP的0.4%。

CIO表示,這就是私人企業可以進場的時機。除了一步一步升級東京不同區域的基建,使其更智慧化,私企也可以提供一些重要的城市服務,並參與智慧城市的規劃。

同時,CIO也建議組織三個層級的框架來建設智慧城市:硬體(基建、能源和水力供應、交通和資訊網絡)、整合式的營運系統、以及根據不同區域的需求來應用各種科技。

澳洲

澳洲在智慧城市的旅程上比其他亞洲國家較領先一步。其在2016年所發表的「智慧城市計劃」中有三個焦點:智慧投資、智慧政策和智能科技。

澳洲政府也在2017年12月推出了一個「國家城市表現框架」的網站,提供全國21的主要城市的樣貌一覽。

在這個框架中,民眾可以看到各個城市在六方面的表現─ 1)就業市場與勞動力技能,2)基建與投資,3)生活品質和永續力,4)創新與數位機會,5)治理、規劃與法規,6)房市。

除了在政府措施上提供更高的透明度,此框架也刺激城市間的競爭,並促進經濟增長。

另外,澳洲的「智慧城市計劃」視基建為一項長期投資,而非單純的政府補助金。也就是說,政府要看到這些投資的回報,且最終會在資產成熟時將其轉賣。

由於大多數的澳洲城市正在智慧城市的轉型中,CIO認為其「智慧城市計劃」在正軌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