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展望 2020年全景展望報告:末段週期的反彈

【全球趨勢與投資展望-瑞銀資產管理觀點】全球宏觀經濟與戰術性資產配置展望:全球經濟已進入擴張週期末段重要的轉捩點上。但週期末期並不意味著週期結束。我們仍然認為,市場對近期出現衰退的擔憂有些反應過度。

2019年 12月 30日

全球宏觀經濟與戰術性資產配置展望

全球經濟已進入擴張週期末段重要的轉捩點上。但週期末期並不意味著週期結束。我們仍然認為,市場對近期出現衰退的擔憂有些反應過度。相反,我們預期,隨著地緣政治風險減弱,中國經濟增速放緩止穩,以及全球寬鬆貨幣政策的遞延效應將傳導至需求側,全球經濟增長將在2020年初溫和加速。較低的美元借貸成本也預示著新興市場金融狀況將出現重大改善,這可能會有利於全球需求增長。

隨著中美貿易摩擦的負面影響加劇,2019年全球需求放緩主要是受全球工業生產和貿易的影響。但全球製造業領先指標已在反轉,我們預計目前的好轉跡象在未來幾個月將會變得更加明顯。我們認為,需求溫和回升的原因,主要是全球寬鬆的金融環境提振經濟活動的遞延效應已開始顯現。過去一年,美國聯準會(FED)政策急轉,從2018年底的偏緊立場和言論,轉向當前的偏鬆立場。聯準會近期聲明證實了我們的看法,即聯準會現寧願讓美國增長和通膨出現過熱,也不願冒著經濟大幅下滑的風險而過早採取緊縮政策。我們認為,美國聯邦基金利率近期不會上調。

重要的是,貨幣政策轉向寬鬆的國家不是只在美國,而是遍及成熟市場和新興市場。我們認為,低利率政策將對製造業發揮更大提振效益,在沒有外部需求衝擊的情況下,這將在2020年初對製造業增長發揮支撐作用。另外,我們預計在低失業率和穩健薪資增長的支撐下,2020年消費增長將保持韌性。我們認為,如果增長減弱,在一些主要經濟體中,要求財政政策刺激藉以對整體政策發揮更大作用的呼聲將會越來越高。

儘管GDP增速已降至1992年以來的最低水準,但中國人民銀行的政策立場並未明顯轉向寬鬆。中國人民銀行在11月初將一年期銀行貸款利率下調5個基點,表明它並未忽視增長放緩。但中國人民銀行的溫和舉措恰恰反映出它在週期性和結構性目標之間很難實現平衡。這不會令我們過度擔憂,因為中國政府擁有一整套貨幣和財政政策工具,能夠轉而採用利率以外的其他措施,一方面來影響需求增長率,另一方面對經濟驅動力進行調整。我們預計,隨著這些政策措施開始發揮效力,中國經濟增長將會趨穩,而且如果有必要,中國還有進一步採取刺激措施的空間。

地緣政治既存在風險也蘊藏機會。英國脫歐和中美貿易摩擦是2019年的兩大地緣政治問題。然而,這兩個問題惡化的可能性已明顯降低。我們看到,中美雙方最近釋放出極大的善意,暗示以前宣佈的關稅可能不只是推遲,而是取消。這種轉變為增強全球企業信心提供了所需的支持。

12個月以前我們曾表示,考慮到成熟國家勞動力市場的潛在韌性,市場對全球增長的擔憂有些過度。因此在2019年初,我們對全球股市持樂觀看法,並在此後獲得了豐厚的回報。我們仍然認為,投資者對近期出現衰退的擔憂有些過度。從戰術性資產配置角度來看,商業週期的延長以及增長前景的趨穩將會帶來重大機遇。我們預期,風險資產內部版塊可能會出現一些劇烈的輪動。由於我們預期需求將會溫和反彈,對於經濟增長較為敏感的股票市場,包括歐元區、中國、日本及新興市場是我們相對看好的市場。

在美股方面,優於全球多數股市的表現已經持續一段時間,其原因在於美國股市更側重國內市場,受近期貿易摩擦的影響較小。然而我們預計,美股在2020年期間將受週期性和結構性因素的雙重影響,尤其是圍繞美國總統大選的各種新聞報導,以及美國潛在的巨大經濟政策變動,可能會引發一系列波動,從而使美股相較於其他國家股市會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畢竟投資者需要了解,一旦有某位候選人獲得全面性的民意代表支持下,很可能會採取全面性的政策變革,繼而影響整個金融市場。隨著資本市場向國際投資者開放,中國股票獲得進一步上行的空間。我們看到,中國境內股票納入被廣受追蹤的MSCI新興市場股票指數後,資本流動不斷增加。我們也有充分的理由看好更廣泛的新興市場股票,它們將受益於全球需求反彈、中美貿易摩擦暫停,以及美元借款成本下降。

全球需求的溫和反彈說明了一件事,鑒於日本、德國、瑞士等成熟國家10年期政府債券價格反映出低增長和低通膨的前景,長期政府債券殖利率存在一定程度的上行壓力。即使在經濟數據有所改善下,貨幣政策仍可能繼續保持寬鬆,因此我們認為成熟國家的殖利率曲線將趨於陡化。有鑑於此,我們青睞美國債券市場,在殖利率曲線陡化的情況下,相對看好2年期美國債券優於10年期美國債券,以從中獲利。鑒於相對較高的名目和實質收益率,中國債券對我們來說是具吸引力的重點主權債券市場,尤其中國債券被納入主要債券指數,有可能給中國債券殖利率帶來結構性的下行壓力。

信用市場也能在週期性上漲中帶來具有吸引力的機會。我們認為,與新興市場股票一樣,全球製造業的反彈以及較低的美元融資成本總體上也對新興市場信貸有利。在此背景下,相對於美國政府債券、美國投資級債券和美國高收益債券等,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債券和美元債券的收益率似乎都更具吸引力。

經濟週期日趨成熟,地緣政治風險持續存在,再加上各資產類別存在較高的投資水位下,都可能擴大2020年間歇性的引爆全面性波動,以及市場內部波動的可能性。在低增長的環境下,風險資產的回報很可能低於投資者於過去10年中多數時候所獲得的回報。有鑒於此,我們認為,應該保持彈性與靈活性,以便把握隨時出現的資產配置機會,這種策略在2020年以及以後的一段時間裡將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