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投資瞭望 八個投資問題,解析股票與債券投資趨勢

【2020年中投資瞭望】儘管全球經濟活動因疫情而急凍,網路消費產業卻趁勢崛起,有望發展成某種長期模式。各國政府利用貨幣與財政政策,設法抵銷全球經濟供需兩端所受到的衝擊。我們積極看待潛在的相對價值投資機會:將重點放在保持靈活、尋求把握因市場定位錯置產生的投資潛力,發展戰略性投資機會,並強調多元分散,力求平穩發展。

2020年 08月 13日

從重挫邁向復甦 ── 下一步何去何從? 四位關鍵投資組合經理人的看法

市場波動,有得有失。本公司的關鍵投資組合經理人認為,當前危機亦不乏投資機會,並且據此分享了自己的觀點,面對這段史無前例的空前時期,如何才能穩健操作股債、避險基金及多重資產投資。

Maximilian Anderl
集中式超額報酬股票主管

Q:股票方面,哪些類別有機會迅速反彈?目前的時機是否應該考慮投資醫療保健、原油或旅遊產業?

A: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仍有各種不確定變數,其中某些產業,例如製藥股,已經在買氣高漲和需求上升的支撐下出現反彈。目前我們認為製藥股的估值已經充分反映潛力,不過長期而言我們仍持續看好製藥股的抗跌體質,且股價具有支撐。

能源類別方面,我們預期原油價格將進一步上漲,不過這也已經反映在股價上。同時,市場也出現了原油供應恢復紀律的跡象,閒置產能最終仍將恢復運作,正常推升油價。我們預期,長期石油需求將會下滑,化石燃料替代能源的需求則會成長,例如再生能源。

全球疫情重創了旅遊及觀光需求與營收,我們並不認為情況會在短期內大幅改善,因此繼續審慎看待民航業及觀光業的前景。我們認為,優質的景氣循環股、頂尖軟體公司及醫療保健設備供應商之間仍存在著投資機會,工業與半導體類股則仍有一段長路需要努力。

在市場的正常化真正實現之前,必須先研發出有效且普及的疫苗。

Q:少數的大型個股在美國股市的主導地位越來越強,投資人是否應該多加提防?

A:雲端技術、半導體設備及數位化等表現亮眼的產業之中,投資人對於中小型企業和大公司的認知差異頗為耐人尋味。規模較小的公司通常必須千方百計努力締造盈餘,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可能承受巨額虧損;然而也由於其營收規模較小,因此反而有機會出現相對可觀的30%至100%的銷售增幅。

除了銷售額之外,投資人並沒有其他估價工具可供評估小型公司,往往以市值營收比作為指標評價估值的指標,因此這些公司靠著驚人的高成長率,成功實現了較高的本益比。我們認為,這類小型公司實際上能否發揮其獲利能力或產生現金流,終究還是存在變數。

反觀具備創新能力的大型公司,包括微軟、Alphabet,都是獲利能力強大、足以主導市場的產業龍頭,由於營收基本規模龐大,其銷售成長幅度相對較小,這類型企業的股價主要反映其獲利數據,而且資產負債狀況極為穩健。就當前的景氣循環階段而言,我們認為創新能力優異的大型公司在風險報酬方面更具吸引力,理由在於自由現金流為這些公司帶來了充分的靈活彈性以及回饋股東的能力。

Jonathan Gregory
英國固定收益主管

Q:未來將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構性變化?是暫時性亦或永久變動?

A:當前投資人的最大疑問,或許是通膨將會如何變化?在許多國家,由於結構性因素使然,通膨長年低於目標水準,短期內,因為私部門縮減支出與投資,這些結構性因素如今伴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通縮效應。情況還會不會有所變化?

另一方面,老年勞動人口增加儲蓄,加上科技帶來的影響,將持續抑制通膨。

然而目前有許多國家由財政撙節急速轉向財政擴張,或是因為貿易及其他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例如美中關係緊繃等因素導致全球供應鏈斷鏈,可能帶動通膨增溫。

最後,主控權可能會從資本市場轉向勞動市場,逆轉過去 20 年來的趨勢。我們無法確定這些主題將會如何發展,不過通膨升溫仍是投資人目前必須正視的風險之一。

因此我們認為,在投資組合中持有相當程度的抗通膨乃是合理之舉。美國方面,5年期抗通膨債券 (TIPS) 目前殖利率約為60個基點,然而我們認為,美國聯準會若是持續下調政策利率水準、通膨預期開始上升,殖利率有可能進一步下滑。以2013 年為例,5年期抗通膨債券殖利率便曾跌至 -1.7% 的低點。

Q:今年出現了大規模的貨幣與財政支援,您認為後續還會端出更多支援措施嗎?

A:我們預期,至少在 2020 年內,債券殖利率仍將低迷,甚至可能進一步走低。新冠肺炎疫苗或有效療法在短期內研發完成的可能性似乎不算高,這代表經濟復甦的過程將會更加漫長,同時涉及高度變數。貨幣與財政當局可能必須設法抵銷全球經濟供需兩端所受到的衝擊。

一旦債券殖利率開始爬升,有可能抵銷財政政策的部分正面效益,這顯然與當局的期望背道而馳。事實上,央行將會開始大量買進已發行的政府公債,設法壓低殖利率。部分國家的央行則可能開始尋求透過「殖利率曲線控制」的做法,強化控制利率期限結構 (類似日本及澳洲的前例),也就是由央行出面盡可能收購債券,有效抑制殖利率曲線的上限。

Kevin Russell
O’Connor 投資長

Q:新冠肺炎疫情如何影響信用市場在今年上半年的發展?

A:從很多層面來說,美國的公司債信用市場是今年以來風險與機會最集中的區塊,美國聯準會政策的強力干預,使投資級債及高收益債利差顯著收斂,投資級與高收益債利差自1月時的2倍寬,收窄至190與750個基本點左右。由於聯準會全面支持信用市場,CARES法案也抵銷一部分經濟萎縮的衝擊,極端風險趨避僅短暫存在,公司債信用投資市場的投資狀況已大幅改變,市場吸收大量的發行票券,並根據企業商業模式與整體經濟,評估疫情的嚴重程度與持續時間。

Q:信用市場投資人應當期待哪些投資機會?

A:我們積極看待公司債信用市場的絕對價值契機,特別是防禦抗跌的高收益債與短天期投資級債券,不過我們也同樣看好相對價值的機會。2020年迄今,美國投資級信用市場的發行量極為驚人,至6月10 日止已突破1.2兆美元,較2018年及2019年全年發行量還更為可觀。

投資市場必須在市場與經濟雙雙停擺的情況下,於短短幾個月內消化如此龐大的發行量,我們預期未來18個月的信用市場仍將持續動盪,並為主動式、動態型投資人提供充足的機會,充分利用當前的波動,待未來經濟與商業活動恢復正常後,才會揭曉誰是贏家、誰是輸家。

同理,疫情也促成了高收益債與可轉換債的相對價值與資本結構交易,投資人可望利用有擔保與無擔保債權、債權與股權間的價格錯判風險,即便是資產負債狀態健全的公司,眼下也正設法全力應對當前情勢。

我們預期未來18個月的信用券種表現將會呈現高度分散,信用市場的相對價值交易將以平常更快的速度呈現收斂。

Nicole Goldberger
投資解決方案成長型投資組合主管

Q:您認為未來 6-12 個月的首要風險為何?

A:景氣循環早期階段的雙面尾端風險,值得關注。

從消極的角度來看,新冠肺炎第二波疫情、中美緊張局勢升高,及與美國大選有關等疑慮,可能導致不平穩的復甦,助長市場波動。但從另一方面看,風險資產的動能顯示,只要政策成功帶動經濟活動持續好轉,樂觀的右側尾端成果仍有機會出現。

先前股價已然飆高,從絕對價值角度來看價格確實偏高,這反映了對盈餘迅速復甦的樂觀預期。依我們之見,倘若疫情捲土重來、政策未能帶動經濟反彈,這將使得下檔風險偏高的個股,僅能擁有極為有限的容錯空間。

Q:如何利用資產配置協助穩定明年的收益?

A:縱使波動率已從3月時的劇烈水準趨於和緩,但我們仍認為,明年還是可能出現劇烈的波動。我們把重點放在保持靈活、尋求把握因市場定位錯置產生的潛力,發展戰略性投資機會,並強調多元分散,力求平穩發展。

隨著利率接近有效區間的下緣,我們尋求其他的避險工具,例如黃金與日圓,以之作為多重資產投資組合的核心資產。我們認為,黃金也可能會是大規模強力振興方案下的意外受惠資產。

我們看好相對價值交易,更勝於大舉押注單方向的投資,傾向採取槓鈴型策略,精挑細選增加早期景氣循環曝險。我們認為,這樣的配置在經濟復甦時程拉長的情況下最有餘裕,另外也維持抗跌佈局,著重基本面,以利抵禦跌勢。我們也看好美國投資級信用債勝於主權債券,理由是聯準會的鼎力支持與誘人利差仍有可為。我們近來提高美元計價新興市場債的部位,美元計價新興市場債的復甦速度落後其他信用市場部位,資本升值空間更大。我們看好的資產,主要可望受惠於經濟成長與貿易活動的意外攀升,此外交易價格也較為低廉,例如特定的新興市場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