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2019Q4為何利差型債券可望受青睞?哪些是利差型債券?

【投資趨勢-新興市場債券】大債時代來臨,有出息新興債成標配的三大理由:全球降息風狂吹,央行寬鬆齊步走;負利率大行其道,利差型債券獲青睞;評價合理,利差收斂有空間。

2019年 11月 01日

1.全球降息風狂吹,央行寬鬆齊步走

隨著全球經濟成長放緩,各國央行陸續以降息刺激經濟發展。因應歐元區經濟大幅放緩,歐洲央行亦釋放近年來最強降息信號,為新一輪貨幣政策刺激奠定基礎。

美國聯準會亦於7月、9月及10月連續降息,調降聯邦資金利率區間至1.50%-1.75%,以因應美國經濟受到全球經濟放緩、美國景氣趨緩及英國脫歐等不利因子之威脅,此為金融海嘯以來難得一見的連續降息舉動。

除了成熟經濟體之外,新興國家央行亦紛紛祭出降息大計以刺激經濟,如巴西、泰國、印度等國皆跟進降息,可望為新興市場債券價格帶來利多。

2.負利率大行其道,利差型債券獲青睞

受到全球央行降息風潮帶動,近期全球負利率公債規模持續超越2016年高點,意味著全球近四分之一的債券都提供負利率,而且約四成左右相對具避險效果的各國政府公債亦為負利率債,在市場追逐收益的前提不變下,預計資金將持續青睞利差型債券,特別是新興市場債券。根據ICE美銀美林指數統計,目前新興市場公司債平均殖利率為7.2%、新興市場公債為5.5%,相較於歐美主要國家公債殖利率較具收息吸引力。

根據EPFR統計,今年來資金持續流入債市,特別是投資等級債及新興市場美元債,分別流入1,612億美元及488億美元(截至10月2日),大幅優於2018年63億美元及100億美元的淨流入規模,顯示債券市場反應全球景氣趨緩及全球吹起降息風的利多,新興市場美元債資金流入力道相對較強,技術面獲得支撐。

3.評價合理,利差收斂有空間

全球經濟成長放緩,新興國家通膨壓力減緩、利率風險亦減少,新興市場整體信用風險依舊可控,新興市場債違約率處於歷史相對低位,並能媲美成熟國家表現。中長期來看,美國降息題材若持續發酵,預期未來利差仍有收斂空間,加上新興國家主權債多為存續期間較長的券種,利率敏感性較高,有望持續受惠於全球貨幣寬鬆的利率環境。

此外,隨著美中貿易戰陰晴不定、歐洲經濟放緩、英國硬脫歐等議題持續干擾市場,加上中東地緣政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顯示全球政經不確定性仍高,債券配置仍不可少。

本文所列個股名稱僅作為舉例說明,不代表任何金融商品之推介或投資建議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