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第四次工业革命)是威胁抑或机遇?

随着技术变革步伐加速,人们日益担心落伍。我们是否应当采取更多措施,以应对人工智能和颠覆性技术带来的挑战?

24 Apr 2019 6 最小阅读

科技巨头们对机器人和自动化的未来欢呼雀跃,认为这是人类和机器的“乌托邦”。在2019年度世界经济论坛中,第四次工业革命依然是一个热议话题。这对一般的工人意味着什么?2017年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研究显示,72%的美国人担心机器人取代他们的工作。为何有些人积极拥抱即将到来的自动化时代,而另一些人却忧心忡忡?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赫克曼(James Heckman )表示:“人们完全有理由恐惧未来。”赫克曼曾在90年代研究过成人培训课程中的技能发展。他亲眼看到,当人们的工作技能不再被需要时,让人们进行调整并不容易。“我们发现,人们并没有做好应有的准备,以应对这些不断变化的科技模式。他们会理所当然地指责全球化、机器人和科技,并冲向那些承诺为他们提供解决方案的人。”

人们并没有做好应有的准备,以应对这些不断变化的科技模式。
– 赫克曼

即使你有一份不受未来影响的工作,但是否能挣到足够的薪水依然是个问题。有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科技进步和全球贸易的双重影响,直接导致中低产阶层的收入停滞不前,而上层人士的收入却快速增长。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指出:“现在,这些分配效应不仅在许多研究中处于最前沿和核心的位置,也是政治进程的重要考虑因素。”他认为,是时候重新评估“经济福祉”的定义了。

这位研究经济发展的专家指出:“存在极端不平等的增长模式是行不通的,这是因为会产生经济上的的浪费,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政治和社会凝聚力会出现某种失效。”他在自身研究领域和政治范畴内提出了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不再仅仅从GDP角度来看待增长。

他表示:“最好是从多个维度评估增长,必须在这个基础上量度增长,包括机遇、健康及许多其他因素。”

存在极端不平等的增长模式是行不通的。
– 斯宾塞

如果我们不仅想实现更多增长,而且想要更好地分享增长成果,那么机遇是其中的关键。

赫克曼表示:“我们绝不希望看到一些人被社会排挤。我们想让人们参与。我们必须更有创造力,但我认为,我们更希望建立一个有包容性的社会。”

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季斯(Sir Christopher Pissarides)也强调,如何积极叙述科技进步以及改善日常生活,是十分重要的。他表示:“我对新科技感到非常兴奋。它们带来了创造其他类型的工作岗位的可能性。”

各国政府应鼓励拥有新科技。
– 皮萨里季斯

各国政治领袖应当宣传新科技的积极作用;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确保没有人掉队落伍。认识到增长和包容性的相辅相成,是其中的一个关键部分。

皮萨里季斯指出:“首先,各国政府可以创造条件,让企业能够采纳新科技,同时保持灵活的劳动力市场,并与社会合作开展适当协商,让各方都能从中受益。换句话说,政府应当鼓励拥有新科技。”

皮萨里季斯还认为,针对不平等问题,新政策将会最有成效。他指出:“政府应当主动介入,提供良好的社会保障,提供医疗补贴,帮助人们利用科技从新接受教育,终身学习是很重要的。政府的政策重点应关注较低收入人群,帮助那些会因新科技而受到负面影响的人。”

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许多人自然会觉得科技使情况变得更糟。然而,我们不要忘记,不断追求进步都一直在推动着我们前进。有了高效的政府政策和更有抱负的叙述,更多人会将科技视为机遇而非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