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預算赤字不斷擴大,美國國債發行量增幅超預期,惠譽下調美國AAA信用評級,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5月的3.3%升至10月初的4.8%。 最近幾天收益率有所回落,但問題仍然存在:債券衛士(bond vigilantes)重現市場了嗎?該術語是在1980年代創造的,用於描述債券投資者拋售財政政策被認為過度花銷國家的政府債券。


但是,儘管我們認同目前正處於市場高度擔憂美國財政狀況的時期,但我們認為美國國債收益率的前景將更多地取決於美國經濟增長的未來走勢,而不是對聯邦赤字的擔憂。


在我們最新的月報中,我們探討了推動長期收益率走高的因素,以及收益率未來的潛在走向。 我們認為美國國債收益率受幾個因素影響:供需動態、市場對通脹的預期,以及對增長和美聯儲反應函數的總體預期。 讓我們逐一討論:


我們預計美國國債需求將消化不斷增長的供應。 為應對美國財政赤字而發行的美國國債數量高於預期似乎在近幾個月推升了債券收益率。 但是,儘管美國國債供應增加可能會給收益率帶來一些短期上行壓力,但我們最終認為對國債的需求可能保持足夠強勁,以消化額外的供應。 我們認為,對日本和中國投資者可能拋售其國債持倉的擔憂有些過度。 很大一部分的國債需求也對價格不敏感——這是由監管要求或抵押品需求驅動。 重要的是,如果需要,美聯儲有能力也願意以買家的身份介入,以確保市場穩定。


通脹預期仍然得到控制。 雖然持續且意外高企的通脹顯然是最初導致央行利率和債券收益率攀升的原因,但我們並不認為通脹是近期收益率上升的主要驅動因素。 過去幾周,美國10年盈虧平衡通脹率保持穩定,在撰寫本文時為2.31%。 9月份美國整體消費者物價指數同比上漲3.7%,與8月份持平,但核心通脹率(不包括食品和能源價格)從4.3%放緩至4.1%。


美國強勁的增長一直是近期收益率上升的關鍵驅動力。 由於對國債的結構性需求可能跟上供應的步伐,而通脹並非近期收益率變動的主要催化劑,排除了這兩個因素后,只剩下經濟增長成為收益率的主要驅動力。 隨著美國經濟表現出韌性,投資者已經計入了美聯儲利率將“在更長時間維持較高水準”,並預期經濟不會陷入衰退。 但我們仍然預計增長將放緩。 隨著加息的影響繼續傳導至經濟以及勞動力市場降溫,美國消費者可能會收緊支出。 鑒於借貸成本上升,商業投資也不太可能維持目前的速度。


這一切對投資者意味著什麼?展望未來,我們預計隨著美國經濟增長放緩、美聯儲結束緊縮政策以及明年晚些時候開始降息,收益率將下降。 在基準情景下,我們認為到2024年6月,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將降至3.5%。 我們維持看好優質固定收益的觀點,包括高評級(政府)和投資級債券。


我們也見到了股市的上行潛力。 儘管相對於其他價值更佳的市場(例如新興市場)我們不看好美股,但在基準情景下,我們預計標普500指數將在明年6月達到4,500點。 我們偏好的板塊包括全球能源股,因為這些股票估值具有吸引力,並可以作為地緣政治對沖工具。


總體而言,我們仍然認為,目前是投資者構建平衡型投資組合的良機,因各資產類別的預期回報具有吸引力,而同時持有股票、債券和另類投資將帶來多元化效益。


請參閱我們最新的月報“ 債券衛士重現市場?” 以獲取更多投資觀點,並在 此處觀看有關主題的簡短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