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樣為重要拐點佈局?

在投資者評估最新數據之際,有關經濟增長、利率和通脹率的拐點的市場主題繼續轉變。 在第一共和國銀行倒閉之後,對美國地區性銀行健康情況的擔憂再次浮現。 政策制定者繼續果斷採取行動,以避免系統性危機。 但日益緊縮的信貸狀況料將對美國經濟增長產生不利影響。 同時,自1980年代以來最快速的美聯儲加息週期的滯後效應正繼續滲透到經濟之中。


在不確定的環境下,我們認為,優質債券的風險回報狀況優於美國大盤股指。 我們認為後者並未充分反映美國經濟前景面臨的風險,並且我們認為,由於經濟增長放緩,高級別(政府)債券和投資級債券的情況應更為有利。 就股票而言,我們建議在美國和成長股以外進行多元化投資,並看好新興市場,其應會受益於中國經濟回暖和美元趨弱。 我們維持最青睞黃金的觀點,並認為黃金是很好的投資組合多元化工具。


美元將進一步疲弱?

過去一個月,美元的下跌趨勢已經暫停。 美元指數上漲0.7%,但其仍較2022年9月峰值低10%以上。 不過,我們認為,貨幣緊縮政策臨近尾聲和美國經濟增長前景的吸引力不大仍會拖累美元在今年年內普遍走軟。 我們認為,美聯儲料將較其他主要央行提前降息。


尋求為美元走軟布局的投資者應對其美元現金或固定收益持倉進行多元化投資,直接對沖或進行期權和結構性策略佈局。 就我們的全球外匯策略而言,鑒於澳元對中國經濟回暖的敞口以及澳央行近期的鷹派言論,我們維持對澳元的偏好。 另外,我們維持對日元最受青睞的觀點,並預計美元/日元到年底將下跌至120(目前為137)。 相對來看,我們也預計到年底美元兌歐元、瑞郎和英鎊將走軟。


另類投資能否幫助應對宏觀不確定性?

另類資產(包括對沖基金和私募市場)能夠在股票「貝塔」回報較低的時期為投資者提供回報來源多元化的機會,但前提是投資者可以容忍其中所涉及的風險。


就對沖基金而言,我們認為,在不確定的環境下,能夠利用市場錯位,同時又帶來穩定多元化好處的策略應較為有利。 我們青睞宏觀基金經理在各個資產類別、地區和金融工具保持多頭/空頭頭寸的能力; 股市中性基金提供無相關性回報的吸引力; 以及多策略基金的多元化方式和多元性。 就私募市場而言,我們認為私募市場的二級市場和困境策略處於非常有利的地位,能夠以有吸引力的估值買入資產。


另類資產的投資者必須能夠更長時間鎖定資本,亦應考慮流動性減少、成本更高和複雜性等風險。


瞭解更多話題,請查看 十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