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时代 — 将碳风险纳入资产配置

投资者应从全局出发,以更为负责任的方式动员全球力量,减少对碳的依赖。我们认为,这一趋势在2019年及以后将加快发展。

2018年 12月 14日

气候变化是当今企业和金融机构面临的最重要,却遭到误判的风险之一。气候变化会给自然、监管和技术方面带来短期和长期的潜在影响。投资者必须找到应对未来挑战的方法。

2016年4月,174个国家和欧盟正式签署了《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旨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控制在前工业化时期水平之上2摄氏度以内,并加快向低碳经济转型。许多国家随后提升了对企业和大型投资者的可持续性报告要求。

2018年10月,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给了两位经济学家,以表彰其将气候变化纳入宏观经济分析中。其中一位是耶鲁大学的威廉· 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他在气候变化研究方面的创举广受认可。他的研究旨在探索大气中CO2浓度不断增加与气候变化的关系、这一变化对经济增长和社会健康的影响,以及如何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实现碳减排目标。在实现温度控制的过程中风险和机遇并存,而且会影响到全球所有商业领域和行业。投资者不应简单地摒弃高碳行业,因为这样不会对目标实现的方法和时间造成任何影响。

投资者应从全局出发,以更为负责任的方式动员全球力量,减少对碳的依赖。我们认为,这一趋势在2019年及以后将加快发展。

我们认为,仅依靠碳排放历史数据和简单摒弃高碳行业的做法存在一些不足,包括:

  • 意外增加行业、国家、风格因子、贝塔等的风险敞口
  • 不能多维度看待气候变化和碳排放数据。例如,大型碳排放企业可以调整业务以适应低碳经济,投资于可再生能源,或进行数据披露
  • 只关注碳排放风险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风险。虽然可能会消除许多与气候变化有关的风险,但同时也可能会错失一些转型相关的机遇
  • 未能认识到气候变化的不确定性

我们认为,最后一点非常重要,但很少有人讨论。布鲁克和汉森(2017年)分析了不确定条件下碳的社会成本,区分了不确定性的三种形式:风险、模糊和错误设定。直观来看,风险是指方法(模型)可能不太适合未来事件。模糊是指与如何使用替代方法(模型)相关的不确定性。错误设定是指使用的模型并不完美。将碳风险纳入投资组合具有不确定性,我们的方法旨在对这些不确定性进行管理。

基于我们对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的情况分析,我们向股指投资者推荐一种截然不同的方法,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需要适应这一变化:采用基于规则的策略,继续投资于碳排放企业,但我们的目标是那些尚未做好准备向低碳经济转型的企业,并支持这些企业开发新技术以用于转型。

我们通过一系列利弊权衡(如图2所示),构建了一种具有前瞻性的创新方法,旨在实现如下目标:

  • 大幅度降低全球股指投资组合中的碳(CO2)足迹 ,同时增加对前瞻性指标(与向低碳经济转型相关)的敞口
  • 大幅增加对能够从可再生能源及相关技术需求增长中获得最大收益的公司的投资
  • 实现与标的指数的收益大体相当的长期收益

我们在下文概述了一些实施权衡方法的最佳实践创新举措,我们相信这些方法与传统方法是截然不同的:

  • 以一种概率结构为基础,明确承认碳排放数据的不确定性
  • 纳入与碳排放相关的前瞻性指标,鼓励企业向着联合国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设定的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绝对目标迈进
  • 纳入定性见解,例如报告数据的来源和质量,与碳效率指标相关的政策、目标和计划实施情况的披露等

在这个气候变化的时代,投资者关注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开发一种健全的投票和参与环境。

我们制定的投票和参与方法旨在鼓励企业:

  • 报告碳排放数据
  • 制定明确的减排策略和目标,承诺定期报告进展情况 
  • 按照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FCD)的建议,在企业汇报其治理、战略、风险管理、指标和目标时遵循最佳实践
  • 进行情境测试,在其年报中报告影响

此外,与企业对话时能够借助对话前后收集的额外信息来验证其业绩。这也意味着我们能够搜集反馈信息,明确公司实践的变革目标,并改进用来确定低配/超配头寸的模型。

气候变化是一个不断演变的动态过程。因此,在新的一年里投资者应该跟上问题本身(例如,碳是气候变化的核心风险)和现有数据/研究/创新举措变化的步伐。为此,我们成立了顾问组,以期了解影响上市公司的最新气候趋势和发展,监督持续进行的投票和参与活动,并不断改进我们策略所应用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