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斌:中国股票市场估值长远更具吸引力!

瑞银资管中国股票主管施斌认为就估值而言,中国股票较美国股票或全球其它主要市场股票更有吸引力。

2021年 10月 21日 9 最小阅读

近期,瑞银资管中国股票主管施斌和瑞银资管亚太区主管、瑞银资管中国在岸业务主管殷雷进行了一场对谈。期间,施斌坦诚分享了自己对中国市场的看法。

他表示,对于中国股票资产的投资者来说,今年是艰难的一年。年初的时候,表面来看,人们应该有很多理由可以期待不错的“收成”,例如包括,与其它国家相比,中国经济表现强劲,人们的生活恢复到了疫情之前,以及工业生产恢复良好等积极的迹象。然而,股票市场的表现却大相径庭。

瑞银资产管理中国股票主管施斌

施斌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政策具有周期性。中国政府关注经济稳定性,关注就业。随着一些政策经已落地,对于股市影响最大的时期似乎已经过去,接下来,我们可能可以看到一些积极的信号。

作为管理中国股票资产最多的海外基金经理之一,瑞银施斌是海外投资中国的一面旗帜。他的观点值得重视。

据中国证监会网站信息,瑞银及团队管理的瑞银(香港)中国机会股票基金(美元)于2021年4月获批并注册成为在内地公开销售的香港互认基金。

记者整理了施斌的核心观点供大家参考:

  • 中国经济维持了几十年的高速增长。我们认为拥有显著竞争优势的公司,长远来看,表现较为优异;
  • 目前的政策理论上会利好某些行业,但需要具体分析才可进行投资,不能一概而论;
  • 我们目前在等待一些价值被高估版块(例如电动汽车相关公司等)估值回归理性;
  • 就估值而言,中国股票较美国股票或全球其它主要市场股票更有吸引力。

以下是对谈问答摘录:

问题1:你是否已经看到了海外投资者重返中国市场?
施斌:
从估值来看,与美国市场或全球其它主要市场相比,中国股票更有吸引力。但是,便宜并不构成股价上涨的充分理由。海外投资者重返中国还有待相关政策进一步明晰。

问题2:怎么理解中国的“共同富裕”政策导向对市场的影响?
施斌:
共同富裕并不是劫富济贫。共同富裕的目标是缩窄贫富差距。对于任何政府来说,这都是一项“值得尊敬”的政策目标。如果共同富裕聚焦于为贫困阶层提供更好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障,很可能这将有助于中国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当经济表现强劲时,政府更倾向于去考虑一些长期问题。中国快速走出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这给了政府处理除了债务问题以及其它社会问题的空间。近期政府相关方面重申了改革和推进开放的决心。

我认为人们应该保持耐心。不管中国的政策怎么变化,事实是,中国的经济维持了几十年的高速增长。我认为经济还会持续增长的。

问题3:如何看待医疗健康板块的前景?
施斌:
最近医疗健康板块上了不少头条。如果你根据这些新闻来判断,有些医疗健康相关公司形势严峻。国家集采等相关举措下,国产仿制药纷纷降价,有的降价幅度高达70%-90%。这引发了一些担忧:很多医疗健康公司会不会因此变得“无利可图”。但要理解政策的影响,我们必须要关注更多细节。

值得注意的是:第一,中国政府每一年都在持续提升医疗健康方面的支出;第二,创新药价格受到的影响更小。政府需要医疗健康公司生产创新药。

这背后有几层原因:
首先随着人们收入提升,人口老龄化程度提升,人们对医疗健康类产品、服务的需求提升;
其次,创新型的公司可能受到的政策和价格限制更少,因为对于政府长期目标来说,这类公司扮演重要的角色。

问题4:如何捕捉中国的绿色科技和“碳中和”目标带来的投资机遇?
施斌:
我们对绿色科技,例如电动汽车持积极看法。但我们的组合中并没有太多电动车生产商的股票。因为我们认为市场透支了公司的发展前景。在今年1月、2月,估值达到顶峰时,有些电动车厂商的市值与传统大车企差不多,但你要知道这些电动车每个月只能生产几千台车。

电动车行业享受政府扶持。在燃油车时代,大部分的技术掌握在欧洲、美国公司手中。电动车给了中国建立全球性品牌的机会。很多投资者认为,这方面的政策风险很低。

但是,政策风险低不意味着这个行业必然长期有吸引力。行业一些高调的玩家可能面临激烈的竞争,以及市场预期带来的风险。对于长期投资者而言,这是值得注意的。

对于电动汽车而言,我们认为市场过于“乐观”。行业发展仍需要时间。我们希望等待尘埃落定,价值回归到理性的水平。

问题5:中国是否将在半导体方面实现自给自足?
施斌:
我不认为中国会在半导体方面完全自给自足、自我封闭。这并不是最高效的做法。半导体行业是全球协作的领域。不同国家的重点不同。

中国试图实现的情形是:越来越多的零部件由国内企业供应,越来越多的技术在国内完成研发。技术是由人才驱动的。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很多人才从海外回到中国。
问题6:不少大公司受到“反垄断”等政策的影响,这是否意味着小公司有望获得较好的表现?
施斌:
理论上说是这样。政府鼓励竞争,支持小企业发展。但是我们必须具体公司来看,不能一概而论。仅仅拥有政府支持,并不意味着公司长期一定能取得成功。

问题7:怎么看高负债的地产公司?
施斌:
高杠杆的开放商将面临艰难处境,其中一些知名公司可能需要重整。我们关注房地产行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于这个行业来说,去杠杆不是一个新词,但我们认为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杠杆的效果才能完全释放。如果相关方面调整太快、太重,不仅目标公司会受到影响,上游供应商和同行业其它公司也会被重创。

由于这些地产公司存在风险,投资者可能还会担心保险公司。但是在中国,相关方面对保险公司的房地产投资敞口有严格规定。如果个别房地产公司遭受的危机被控制住了,我们认为大的保险公司因此遭受的影响也是可控的。

问题8:请介绍一下你近月去公司实地调研的体会?
施斌:
我的整体印象是内地各方面都表现非常好。人们的生活已经恢复正常。我在上海的时候,酒店和饭店基本“客满”。坐高铁去其它城市,大部分车厢也客满。除了跨国旅行,大部分的商业活动都回归正常了。

我的结论是:
首先,中国的出口会表现强劲。这与此前人们担心的不同。人们一度担心,新冠肺炎疫情缓解之后,中国出口的订单数量会下降;
其次,中国在控制疫情将维持优异的表现。目前,中国疫苗接种率远超其它国家;
最后,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在研发、自动化、数字化方面投入很大。我们认为中国依然会是全球制造业重镇。

股票投资方案

瑞银资产管理针对具有不同收益与风险目标的投资需求,制定了一系列股票策略,以满足客户的需要。多样化的股票投资策略,可以帮助客户的实现不同收益与风险目标。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