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平衡2.0:全球资本聚焦中国境内资产市场

在瑞银大中华研讨会上,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博士、瑞银集团董事会主席魏柏昂博士,以及瑞银资产管理亚太区主管文庆生以“再平衡2.0:全球资本聚焦中国境内资产”为议题,就中国金融改革、中国金融市场未来前景以及在国际配置中的价值等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

11 Jan 2019

2019年1月7-8日,第十九届瑞银大中华研讨会于上海举行。在1月8日的瑞银资产管理专场中,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博士、瑞银集团董事会主席魏柏昂博士,以及瑞银资产管理亚太区主管文庆生以“再平衡2.0:全球资本聚焦中国境内资产”为议题,就中国金融改革、中国金融市场未来前景以及在国际配置中的价值等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

文庆生:

如果把中国放到全球的组合去衡量,在过去15年以来,不管是固定收益还是股票投资,中国回报都是更高的,但是不得不承认它的波动性更强。但另一方面,中国跟北美及欧洲股票市场的相关是非常低的。因此从资产管理的角度,在我们打造投资组合的时候,中国的股票和债券投资一方面是一个多元化的选择,同时也是获取新兴市场高收益的一种方式,这是投资者尤其应该关注的。

但同时,当我们向全球投资者推介中国,投资者会问及改革的可持续性,中国是不是仍然致力于要坚持开放。所以首先一个话题是为什么中国必须去坚持市场开放,包括金融行业的改革。

魏柏昂博士:

关于是否要开放,我觉得在中国这个方向是非常清楚的。当下的关键在于执行层面,包括基础设施的建设,如何建立一个流动性很强的债券市场、衍生品的市场、现金货币市场。当然中国现在也是在加速这个进程,通过ETF,通过债券,通过沪港通还有深港通等等,令国际投资者能更好更直接地对中国进行投资。同时也需要有瑞银这样的超级联结者,把用户和资产联结在一起,推动投资组合的交易。

朱民博士:

关于金融改革的必要性,我补充三点:首先,当中国转向更加以质量为导向的经济发展的时候,需要有更加健康的金融行业风险管理才能提升我们的资源配置的效率;第二,目前金融结构是非常不平衡的,单纯依靠银行贷款,不健康也很难持续,所以长期来说,中国必须要去改变金融这个行业的结构。第三点,随着国民财富的积累和提升,全球资产配置的意愿也日趋强烈,既要把外国的投资者、外国的资本带到中国来,也要让中国货币到国际市场上去。

文庆生:

另外国际投资者较为关注企业治理和透明性、市场的法治建设,比如股东的权力是不是在面临挑战的时候得到保护,另外人们会谈及政府的干预。因此在监管变革、监管框架层面这里有没有一些关键的步骤,做好之后我们就可以实现目标?

朱民博士:

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因此监管体系的改革需要花时间,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有时候你要把意见反馈给监管者,有时候监管者要教育市场,这是相互学习的过程,双方必须密切合作才能让这个市场逐步变得成熟。但是我不觉得会突然间有很大的步伐,关键在于细节。

魏柏昂博士:

我们也花了很长的时间进行法治化过程。德国中央银行1957年建立了银行体制,在1997年的时候,德国让它的银行体系私有化。 我相信法治建设过程是一个试错过程。这对中国监管改革也是一个完全没有指南的试错过程。作为一个观察者来说,我会具有更多耐心,我们相信中国政府了解改革的方向,而且会坚定地推动改革。

文庆生:

在这个过程中,如何看待人民币的发展趋势。在我们投资组合方面,人民币的波动性是不是一个关键考虑因素?

魏柏昂博士:

我们相信人民币国际化是趋势,但也确实是一个投资分散性风险的选择。货币的国际化要想真正实现,很多因素必须要就绪。中国已经做了大量工作,比方开放市场,创建基础设施,未来还有一系列需要比方说开放衍生品市场,提升货币可兑换性等等。必须具备流动性特别高的市场,才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国际储备货币。

朱民博士:

中国的货币要成为一个国际货币,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让财富保值,而且中国实体经济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我相信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性决策,我相信中国也将会延着这个方向继续发展。”

有关于人民币波动性,朱民博士认为:“其实波动性本身是好的。如果没有波动性,就表明中国中央银行就在干预市场,就是一个虚假的浮动汇率,这对于中国、对世界都不好。一味采取人为干预的方式,最终系统会崩溃。因此我们希望在巴塞尔体系的基础下,从有管理的浮动过渡到完全浮动。”

文庆生:

目前中国在全球GDP增长比重中占很大的比例。中国是不是一个新兴市场?在未来组合配置中我们该如何调整?

朱民博士:

我们仍然是一个增长中的市场,需要进一步拓展。虽然说它的规模很大,但市场深度还不够:产品不够复杂,不够成熟,需要进一步创新去引入新的产品;对冲手段也不够完善。整体而言市场有待丰富。同时法律框架、监管框架还需要不断完善,从长远来看它会不断沿着这个方向发展。所以说我们还是一个新兴市场。

魏柏昂博士:

首先看中国是不是要成为一个非常独立的配置,事实上中国也被纳入了很多指数,这个过程会持续,在组合中会越来越重要。因此从β角度来说,也会推动很多的资本进入中国市场。其次,是不是要把中国在你的配置中给更大的权重,我们认为是的,中国会不断在α和β中发挥作用。虽然市场可能有波动性,但这是一个高增长的市场,我们不应仅仅是配置一个β的水平,而应该通过α的配置,通过行业研究发现机会,这样才能超越市场的平均水平。未来来看,因为中国在不断的开放,α投资在中国会有很好的收益。

总结

讨论认为,中国在引领全球经济的同时,也在带头解决眼前的挑战。中国的金融业改革正在进一步开放中国的市场,将改革不断推进,但这需要时间,并且有它自己的速度。全球市场的组合的再平衡过程中加入对中国的配置有其充分的价值和必要性。

重要法律信息

仅供专业客户/合格投资者/机构投资者使用。

请您确认您或您所代表的机构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证券公司集合资产管理业务实施细则》、《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所认定的合格投资者。

所述意见和观点仅供参考,反映了瑞银资产管理在编纂报告或其他内容时的最佳判断。未经瑞银事先书面允许,明确禁止全部或部分再传播或转载本材料,瑞银对与此有关的第三方行为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网页内容所含信息和意见基于被认为从可靠和善意的来源处获得的信息而编制或得出,但不承担任何错误或疏漏责任。所有此等信息和观点如有变动,恕不另行通知,但无需承担因新信息、未来事件或其他情况而导致的更新或更改前瞻性声明的义务。所有数据和图表的来源(另行注明的除外):瑞银资产管理。

所述的任何市场或投资意见无意作为投资研究。所述材料没有按旨在促进投资研究的独立性的法律要求拟备,且不受投资研究发布前任何禁止交易的约束。本网页所含信息不构成发布内容,亦不应视为买卖任何特定证券或基金的建议。所提供的材料和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故不应作为投资决策的基础予以依赖。因个体情况可能有所不同,因此,客户应就投资的法律和税务内涵向税务、法律、会计或其他专家顾问寻求独立的专业意见。计划受托人应根据计划的自身情况和投资组合的总体情况决定投资项目是否审慎。本网页内容所含的很多评论,均被视为“前瞻性声明”。实际的未来结果可能与之有重大差别。过往业绩并非未来结果的保证。有可能盈利的同时,也有可能会出现亏损。

© 瑞银 2019 版权所有。钥匙符号和UBS属于瑞银注册及未注册的商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