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頁

現時的經濟模型可能快將包括氣候模式。一位諾貝爾得經濟學獎得主分享了他新創的氣候經濟模型,並說明如何修訂投資策略,從而增強影響力,不僅僅是績效。

世界不斷轉變,投資策略亦然。不管是環境、社會和治理因素(通常稱為 ESG)還是可持續及影響力投資,投資價值都不再單單講求回報。醫療保健、教育和氣候變化等領域的投資造福社會,並改寫了衡量成功和增長的傳統標準。經濟學家、各國央行和決策者都在探索這個包含風險與回報的新局面。

構建新的氣候經濟模式

2003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恩格爾(Robert Engle)就是憑著時變波動性分析經濟時間序列獲得此殊榮。各項成就讓他在事業上平步青雲,現時擔當多個職位,包括紐約大學商學院(Stern NYU)的 The Volatility and Risk Institute 的聯席院長。研究院是跨領域研究中心,研究和分析金融與非金融風險。研究院專門針對各種新興風險,包括氣候風險、地緣政治風險、網絡風險、金融風險和近期的疫症風險。

恩格爾表示:「研究院非常關注任何我們認為對金融投資者和市民現時和將來會面臨的風險。氣候風險是我們非常關注的風險之一。這種風險相對較新,但影響力龐大,我們非常憂慮的正是這點。」

據恩格爾表示,風險通常有兩種。實體風險包括風暴、乾旱、天氣酷熱等。第二種風險則是轉型風險,就是我們試圖藉著低碳經濟等措施減低氣候影響時我們承擔的風險。

氣候風險相對新但影響力龐大,我們非常憂慮的正是這點。
- 羅伯特·恩格爾

恩格爾表示:「轉型風險會影響產業,因此我們可以為其好好地建立模型去分析。有些公司和產業受轉型風險的影響較大,於是其中一項我們做的是制定多項因素說明哪類資產的價格可能受氣候變化的影響較大。」

他續稱:「其中一項因素取決於華爾街產出的公眾開放式基金。這視乎各種不同的ESG準則,也視乎對可持續性的不同想法。問題是這些基金投資組合之中有哪些對氣候變化的作用最大?」

然後,研究院通過查看哪些將具有綠色特徵的基金來構建投資組合,即當出現新的氣候資訊時,哪些基金會漲價並獲得回報。

他說:「如果投資者想對沖人人都認為會出現的氣候變化,他們可考慮如何將資金投放在氣候行動。我們認為這有利於投資者,亦有利於規管當局,原因是這方法同樣適用於銀行。」

我們對構建經濟體模型經驗豐富,不過這些模型無一納入氣溫、降雨、降水、海水水位或氣候等數據。
- 羅伯特恩格爾

借助數據和理論

對恩格爾和他的同事來說,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是搜集各種數據集。不過,由於氣候數據不適用於現有模型,他們幾乎要由零開始。為正確衡量和評估氣候風險,必須創立新架構和採用新的分析工具,以確定哪個產業可能受最大影響和這種風險如何影響消費者和投資者的行為。

恩格爾說:「我們對構建經濟體模型經驗豐富。這些模型無一納入氣溫、降雨、降水、海水水位或氣候等數據。」

雖然我們可以從物理學和地球科學了解地球的整體行為,但經濟學家無法憑此作出準確預測。另外亦沒有任何相關統計數字,換言之必須依賴理論,因此這類風險模型的理論架構很複雜。

他表示:「科學還有不少未知,因此經濟學要參照科學預測以推斷將會出現的損害。當然,此做法的困難之一是要推斷從未發生過的事情。憑此構建模型的計量經濟學非常富挑戰性。」

研究院根據研究認為,溫室氣體排放量最高的化石燃料業會受到最大影響。不過,他們不知道化石燃料業能否迎合更多可再生能源,亦不知道這些產業會否將高價格轉嫁給客戶或以低價格轉讓其供應商。恩格爾承認基於這些變數,氣候變化的成本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採用哪種模型和你如何看待它。

他表示:「假如你減碳,將涉及不少實際上誰會首當其衝的問題。勢必出現的調整是各個經濟層面會以最具效益的方式使用資源。這正是經濟學家往往支持徵收碳稅的理由之一,因為碳稅可讓經濟找出最便宜的減碳方法。」

現實中的影響

恩格爾表示這些經濟模式當然並非單單針對金融業,原因是任何公司股份持有人都對該公司的未來享有既得利益,這是某些公司的股價今天受到影響的理由之一。

恩格爾表示:「構建對沖投資組合時,你可能想持有較少受氣候風險影響的公司和多持有不受氣候風險影響或實際上業務模型已備有氣候風險解決方案的公司。氣候對沖就是指這類投資組合。一般而言,對沖投資組合確實產生一點成本。但當氣候影響壞過市場預期,而我們認為市場定價屆時未足以反映,已為氣候變化作準備的公司則會升值,因此你的對沖投資組合亦會升值。」

不單止股市和投資組合經理會解讀這些新模型和風險評估,各國央行亦會相應修訂策略,更有力支持綠色政策、將氣候變化跟貨幣政策掛鈎,以及協助預防未來出現金融危機。

恩格爾表示:「很多央行都擔心,假如氣候變化真的發生,銀行的持倉、借貸和資產會否受影響?規管當局會希望確保所規管的銀行不持有受氣候變化嚴重影響的資產。我們都在進行研究,試圖找出最佳方法來評估銀行受這類風險影響的程度。」

可是研究和新模型的影響力僅限於此,因此恩格爾希望各種政治推動力可帶來更多行動,以更有效地避免氣候變化的潛在危機。

他說:「計劃是一件事。執行又是另一件事。」

建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