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可持續發展取得積極成果

加強監管有望帶來機會
未來幾個月監管環境會如何變化? 這些變化對資產配置有何影響?

2020年11月24日

六分鐘閲讀


Susan Hudson

法規管理主管

Michael Baldinger

環球可持續及影響力投資主管


監管是否會影響可持續投資議程?

越來越多的資產管理者、投資者和監管機構將可持續風險視為金融風險的一大潛在來源。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到有些資產管理者將ESG(環境、社會及管治)因素納入到其投資流程中,它們這樣做不只是為了滿足客戶的要求,而且客戶也認識到可持續投資能夠帶來經濟及其他效益。 作為一家大型資產管理公司,我們認為資本市場將有助於從根本上解決上述挑戰。

我們預計,資本配置將傾向轉移至於那些未來有能力長期朝向可持續發展轉型的公司,並遠離那些欠缺這種轉型能力的公司,而並這且很有可能帶來更可觀的回報。

監管環境變化

為了應對可持續風險的威脅,各國政府和國家監管部門紛紛為金融行業制定框架和資訊披露標準,以便金融行業能夠將可持續納入其投資決策。

聯合國率先採取行動,於2016年11月16日 與125個國家簽署了《巴黎氣候協定》,193個國家通過了《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該議程不僅關注氣候變化,還關注經濟、社會和環境發展。

其他措施包括金融穩定理事會(FSB)成立氣候相關財務資訊披露工作組(TCFD)、聯合國負責任投資原則以及英國和法國就盡責治理和「遵守或解釋」 原則(鼓勵公司加強資訊披露)所採取的措施等。 顯然,各國/各地區政府越來越注重解決這一問題,中國香港、新加坡、德國、瑞士、西班牙、加拿大和美國都在加緊對這一議題的研究。

歐盟可持續投資

但在制定新的指引方面,歐盟率先取得重大進展。

2018年,歐盟在《可持續發展融資行動計劃》中提出了10項調整資本流向的方案,要求金融機構將可持續風險考慮在內,鼓勵公司基於有效指標和長期視角披露更多有關可持續的資訊。

歐盟的這項舉措意在鼓勵對可持續活動進行投資。 新的資訊披露機制旨在提高透明度,讓投資者能夠將產品和可持續成果進行比較。

目前,歐盟所有公司都可以自由界定它們認為合適的可持續投資。 但從2021年3月10日起,投資公司必須對其產品進行分類,產品分類則需根據其是否和如何基於11月發佈的《可持續金融披露條例》(SFDR)中的新標準納入可持續。

對於《可持續金融披露條例》SFDR第8條和第9條所列的某些產品,投資公司必須解釋其如何提升環境或社會效益,或者如何實現對可持續活動的投資。

歐盟的這項舉措意在鼓勵對可持續活動進行投資。 新的資訊披露機制旨在提高透明度,讓投資者能夠將產品和可持續成果進行比較。

這些資訊披露標準一開始就設定了很高的要求而且基於一定原則,不過一旦《可持續金融披露條例SFDR監管技術標準》生效后,資訊披露標準將進一步提高,新標準將會要求公司披露更多關於可持續活動的非財務資訊。 目前來看,我們預計這些要求將從2022年起實施。

關鍵突破點

  • 在歐盟銷售ESG產品的投資公司需要根據歐盟分類方法和定義來報告可持續投資。
  • 投資公司應與所投公司進行溝通,要求公司加強可持續發展方面的資訊披露。
  • 數據公司應根據歐盟要求編製現有數據點,努力縮小差距。
  • 隨著可用的公司數據越來越多,有關可持續特徵和活動的資訊披露將成為某些產品的可比指標。
  • 歐盟的工作成果將對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指引產生何種影響尚有待觀察。

國際證監會組織(IOSCO)於2020年4月開展的一項調查顯示,全球目前尚在制定中的報告原則和框架倡議有12個以上。

不過,近期仍面臨資訊碎片化的風險,資訊披露需要提高透明度和一致性。 2020年4月,國際證監會組織決定成立可持續工作組(STC),其任務是提高透明度和保護投資者,包括"對決策有用的" 的資訊進行披露。

發行人、投資者和監管機構非常歡迎這一舉措,這將有助於創建公平的競爭環境。

從ESG到SDGs:側重成效

歐盟承諾在205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對我們的投資方式會造成哪些影響? 我們是否處於資本市場變革的轉捩點?

我們認為,對投資者來說,歐盟可持續金融監管新標準所要求的思維轉變將引發巨大變革。 它不僅能夠推動向可持續投資加速轉變,而且標誌著投資方法將發生根本性變化。

我們之前曾提到過,ESG投資已從「可選項」"可選項"變為「必選項」"必選項"。 歐盟新監管框架表明,投資者還需更進一步的轉變。  ESG整合已成為一種必然趨勢。 目前,投資趨勢更注重可衡量的影響和成效,以符合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

歐盟《分類方案》的目標

為了說明這一點,我們可以先瞭解下歐盟《分類方案》的目標,該分類方案是「...... 幫助投資者、公司、發行人、專案發起人向低碳、韌性、資源節約型經濟轉變的一種工具1」。 除了試圖為可持續經濟活動確立「統一的分類系統」 外,它還旨在促進整個ESG領域取得更多可持續成果。

要想被納入歐盟《分類方案》,投資必須首先要符合監管機構對「可持續」的定義2

從廣義上講,這意味著:

  • 對一項經濟活動的投資,要有助於環境目標的實現,並且能夠對所產生的效果加以衡量。 例如,提高土地和水資源的利用效率,並且這種積極效果可以量化。
  • 對一項經濟活動的投資,要有助於社會目標的實現。 例如,解決不平等問題,或投資有利於經濟並有益於社會弱勢群體。
  • 所投公司需具備「健全的管理架構、融洽的員工關係、合理的員工薪酬且依法納稅」。

然而,《分類方案》規定的要求遠不止於此。 符合《分類方案》的活動還需要:

  • 至少為預先確定的六項環境目標中的一項或多項做出重要貢獻,這六項目標為:
    • 氣候變化減緩
    • 氣候變化適應
    • 水和海洋資源的可持續利用和保護
    • 向循環經濟轉型,防止浪費,迴圈利用
    • 污染防控
    • 保護健康的生態系統
  • 對其他目標 「無重大損害」 “無重大損害" (DNSH)
  • 符合最低社會保障,例如,《聯合國工商企業與人權指導原則》

最新的《聯合國負責任投資原則》(UNPRI)指引對這一方法進行了詳述,鼓勵投資者兼顧各種效益,而不是只追求投資組合風險的最小化。 大部分《聯合國負責任投資原則》簽署方在10多年前就對這些原則作出過承諾。 最新指引假定簽署方已經實現了ESG整合,現在需要在此基礎上繼續前進3

監管影響

這種監管和政策環境的變化,對ESG增長和資本配置產生了根本性影響。 正如普華永道在其近期報告 《世紀增長機會(2020)》中所描述的那樣:「...... 立法和監管壓力不斷增大,提高了人們對ESG的關注度,並且可能會成為加速向可持續投資模式轉型的最大推動力。 隨著監管環境的不斷發展,不符合可持續要求的公司將失去資金來源,不合規的行業將受到懲罰。 」

資金流向轉變

我們看到,這種轉變也反映在資本流向上。 我們今年7月份的研究顯示,專注於可持續投資的基金募集到了1, 240億美元的新增資金凈額(NNM),而整個行業的NNM為1, 960億美元。 下一步將是兌現這些資金意在產生的積極影響。 這將為經濟、社會和環境帶來巨大的變革機遇。

最新的《聯合國負責任投資原則》(UNPRI)指引對這一方法進行了詳述,鼓勵投資者兼顧各種效益,而不是只追求投資組合風險的最小化。

香港零售投資者

  

清除

更多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