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者的疑問:反彈行情能否持續?】

我們認為,股市回暖的部份原因在於投資者意識到去年股票估值大幅下降(亞洲股市股價淨值比P/B從高點到低點暴跌25%)是反應過度,投資者對於貿易及美國利率的擔憂亦有所緩和。

這是我們在開年時對亞洲市場持樂觀看法的一個主要理由。另一個原因是,我們認為中國將會寬鬆政策以緩衝經濟增長放緩,事實證明這個判斷也是正確的。

然而,目前來看風險資產的後續上行空間取決於經濟數據與獲利前景的實質回升,以及決策者保持金融環境的寬鬆。如果美國撤回對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無疑也是一大利多。

我們的基準情景是,亞洲股票仍可實現正回報(年初時我們預期2019年亞洲股市回報率為12%至15%),而且獲利前景有望在下半年好轉,尤其是中國和印度。不過,投資者需要注意的是,在經濟週期後期市場波動性往往會上升。

我們相對於美國投資級債券看好亞洲(日本除外)股票的同時,也透過選擇權策略來對沖下行風險(避險),比如針對看好亞洲股票的頭寸採取「雙限選擇權」(collar strategy)策略。就亞洲股市而言,我們看好中國和新加坡,看淡香港和馬來西亞。

【中美貿易談判傳遞的資訊錯雜】

近期白宮對於中美貿易談判發出的資訊有些反覆。美國總統川普先稱他「不急於」和中國達成協議,隨後又宣稱將在4月底前達成協議。拋開這些言論不說,下週新一輪高層談判將在北京舉行的消息無疑是一項具體進展,此輪談判被認為會敲定最終細節。

我們的基準情景是雙方將達成協議,其中包括美國部份撤銷對中國商品已加徵的關稅,以換取中國增加進口美國大宗商品及製成品,比如能源、農產品、半導體及汽車等。

協議如何履行依然是個棘手問題。我們仍需要觀察,在強制技術轉讓、非關稅壁壘以及中國管理匯率方式等「難啃的骨頭」上雙方會有何種程度的交鋒。美國部份談判人員已表示,擔心中國不願將這些問題納入協議範疇。這些擔憂印證了我們的觀點:中美兩強的競爭將是持久戰。

儘管中美若達成貿易協議,將有助於提振亞洲(日本除外)企業獲利,但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則較小。我們預期貿易協議僅會讓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額外增加0.1個百分點,而且這可能對亞洲之外的貿易夥伴產生負面影響。

例如,中國本來已轉向巴西購買一些通常從美國進口的農產品。如果中美達成協議,則巴西對中國約240億美元的出口將面臨風險。同理,中國可能削減從臺灣以及韓國進口科技產品、從馬來西亞進口能源,而轉為自美國進口。

【經濟好轉初露端倪】

我們的分析顯示,今年第一季亞洲增長加劇放緩。工業生產和出口均顯疲態,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停滯不前,機械設備支出依然乏力。

但也不全是壞消息。在中國,今年兩會上公佈的為企業減稅降費規模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擴大至2.8%,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額度增加至3.1兆人民幣。今年前兩個月,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長雙雙提速。

此外,亞洲部份地區的貨幣政策仍保持寬鬆。我們預期今年印度和菲律賓央行將降息,中國還將進一步下調存款準備金率200個基點。

總之,我們預期亞洲經濟活動將在本季觸底。印尼、泰國和印度即將舉行的大選值得關注,但我們認為地區穩定受到的威脅不大,因為從各國民調來看,現任政府的贏面很大。但未來英國脫歐風險仍需密切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