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美國當前的經濟擴張週期即將成為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週期,我們亦時常被問及本輪週期將於何時結束。我們密切追蹤「牛市觀察(Bull Market Monitor)」中一系列指標,以評估經濟的週期性前景。首先,經濟到何種程度算是過熱,進而出現放緩,甚至可能出現衰退。第二,貨幣和信貸的成本和可得性是否依然寬鬆,還是在政策影響下已經開始受限。

基本面依然良好

近期,美國勞動力市場數據引發了對於經濟擴張可能將近尾聲的擔憂;5月就業成長意外放緩,新增就業僅有75,000個。但我們認為,該數據反映的是勞動力供不應求使得就業未能快速成長,而不是需求疲軟。供應管理協會(ISM)就業指數和空缺職位數等衡量勞動力需求的指標顯示,就業市場持續走強,與復甦週期更成熟階段的情況一致。

倘若勞動力市場供應趨緊影響通膨,則可能引發問題,然而,目前薪資成長依然溫和,物價數據也出乎意料地疲軟。個人消費支出(PCE)價格指數已明顯低於聯準會的2%目標,不過一些通膨指標(例如達拉斯聯邦準備銀行的PCE物價指數截尾均值)依然接近目標水準。重要的是,溫和的通膨令美聯準會釋出較為鴿派的信號,而過度收緊貨幣政策導致週期結束的風險似乎很低。

我們的6-12個月整體戰術佈局依然是看好股票,但在區域層面保持精挑細選。相對於歐元區股票,我們看好美國股票後市。

經濟及市場面臨的風險主要來自於政策:

一、貿易政策

本月底舉行的G20峰會是美中貿易爭端的下一個焦點。我們認為,在峰會上達成貿易協議的可能性很小,但雙方可能同意繼續談判。我們的基準情景是,美國不會馬上對其餘未被加徵關稅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美國商務部長羅斯上週的發言呼應此觀點:美國及中國可能都認為「值得重啟」談判,但G20峰會並不是達成最終協議的時點。

不過,談判破裂、美國進一步加徵關稅,進而衝擊GDP成長及企業投資的風險依然存在。關稅不確定性亦不限於中國:美國暫時不對汽車和墨西哥輸美商品徵收關稅。但若美國與歐盟或日本之間就進口汽車的談判失敗,以及移民擔憂重新浮現,則相關風險可能在今年晚些時候捲土重來。

二、貨幣政策

聯準會轉向「耐心」立場,降低了收緊貨幣政策導致週期結束的風險。但由於市場目前預計聯準會將在2020年底前降息100個基點,聯準會政策對固定收益和股市構成風險。

對於市場而言,至少在短期內的最佳情景是,聯準會如市場預期地提前降息,而隨著經濟數據仍然強勁,證明此舉並無必要。然而,市場總是有人對有人錯:要麼固定收益市場對於持續大幅降息的預期被證明是錯誤的,要麼股市對於經濟相對良好的預期被證明是錯誤的。

我們認為更有可能的情況是,美國經濟保持相對強勁,並預計未來幾個月聯準會不會降息。在聯準會採取任何政策行動之前應會事先與市場進行溝通。

*追蹤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https://bit.ly/2JWDC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