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者在今年上半年可謂收穫滿滿,所有主要資產類別皆見強勁回報。美國及歐元區股票的總回報率分別達17%及15%、美國投資級債券及高收益債券的回報分別為9%及10%、歐洲投資級及高收益債券亦實現中高個位數(約4-9%)的回報。新興市場方面,股票及美元計價主權債券的總回報分別為10%及9%。

我們認為,上半年資產表現主要受美國聯準會政策轉變及美中貿易局勢發展所驅動,這可分為三個階段:

  • 第一階段為1月至4月底,股市反彈亮眼,全球股票創下歷史新高。此輪漲勢主要受聯準會去年12月釋出轉變政策立場的訊號,並暗示短期內將暫緩升息步伐。美中貿易衝突可望得到解決的樂觀氣氛亦推升股市走揚。
  • 第二階段為5月份,隨著關稅升級及美中兩強爭端擴大到科技領域,貿易局勢再度緊張並成為關注焦點。股市於本階段面臨的負面影響相對較小,全球股市下跌約6%,但美國債券收益率大幅走低,因市場對聯準會可能開始降息的預期日益升溫。
  • 6月初開始邁入的最後一個階段,受聯準會政策轉向且採取預防性降息的可能性很高所推動,美股升至紀錄高點。除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川普於G20峰會期間會晤,兩國達成貿易休戰,亦提振股市走勢。

股票相對於債券仍具吸引力,當前全球股票風險溢價為5.8%,而長期平均值為3.5%。然而,全球股票今年回報已達到15%,以本益比衡量的絕對估值接近20年均值水準。根據我們的基準情景,股票後市可望小幅走高,但貿易談判的後續發展及聯準會7月份會議結果將十分關鍵,意味著時至年底的回報可能不如預期樂觀。

  • 除非聯準會7月會議前公佈的經濟數據異常強勁,否則聯準會很可能採取預防性降息,以支持經濟增長,並彰顯其力阻經濟衰退的決心。但我們認為,聯準會於未來一年的降息幅度可能低於市場預期的100個基點。
  • G20峰會令美中貿易決策的時間延後。「川習會」成行避免了談判破裂,但未能在降低關稅方面取得突破。習近平主席及川普總統皆握有關稅政策的決定大權,談判立場可能發生難以預測的突然轉變。除此之外,若越來越高漲的輿論指責川普總統為達成貿易休兵而做出過多讓步,他所持立場亦可能急轉彎,進而衝擊風險性資產。無論聯準會採取何種行動,一旦貿易緊張局勢惡化,可能導致風險性資產於下半年遭受挑戰。

*追蹤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https://bit.ly/2JWDC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