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降息將帶來緩衝

今年以來美國聯準會一直維持利率不變,但於6月份釋出了短期內可望降息的強烈信號。目前我們的基準情景是,聯準會將於7月份降息50個基點,但若美國勞動力市場有進一步惡化跡象,可能促使聯準會繼續降息。鑒於市場已計入今年底前聯準會降息三次的預期,一旦降息未達預期,將令市場失望,亦將使亞洲信用債及貨幣承壓。

全球貨幣寬鬆有利於亞洲經濟增長,但亞洲市場如何應對聯準會降息將取決於降息背景。若聯準會是在貿易衝突急劇升級後為穩定經濟而降息,則其影響應該甚小,在此情況下,投資者最關注的是亞洲經濟及獲利將受何種波及。而若聯準會在美中貿易戰休兵之際為保險起見而降息,則亞洲市場將受到提振,因企業信心將增強,投資者將紛紛買入估值便宜的亞洲資產。

貿易戰的負面影響浮現

貿易與全球IT產業放緩對亞洲工業產出造成嚴重拖累。中國經濟數據喜憂參半:好的一面是,零售銷售在經歷長期疲軟之後,5月份較前一月大增2.1%,這很可能得益於近期的減稅降費措施。鋼產量及房市仍保持強勁。不好的一面是,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降至2018年中以來最低。5月份中國對美國出口增長,但這可能是6月因應關稅爭端升級前提早出貨所致,未來數月仍可能重新走低。

與此同時,中國繼續推出寬鬆措施,以緩衝貿易摩擦帶來的影響。財政部宣佈將放寬地方專項債籌集資金的用途,允許部份專項債作為符合條件的重大基礎設施項目的資本金。此外,我們預期下半年人民銀行還會全面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00至200個基點。中國以外的亞洲地區亦有進一步降息的可能,例如菲律賓(75個基點)及印尼(50個基點)。

資產類別觀點

股票:年初迄今亞洲(日本除外)股票上漲近9%,而且基準的MSCI亞洲(日本除外)指數股價淨值比為1.47倍,仍具吸引力。然而,不確定性令亞洲企業獲利前景蒙上一層陰影。若美國對所有中國輸美商品加徵25%的關稅,則我們預期今明兩年亞洲獲利增速將從目前的6.5%大幅下跌至–2%至1%。

我們看好現金流強勁、能夠為增長提速進行再投資的個股,或能透過高配息或高股息收益率來提供回報的個股。具體而言,我們看好:(1)新加坡、中國境內及香港的金融股,因其股息收益率高;(2)中國互聯網及韓國科技業的領先企業,因其股票回購的前景樂觀;(3)韓國、馬來西亞及印尼的電信營運商;(4)臺灣石化類股。

就中國股票而言,我們看好可望受益於政策持續支持的板塊,例如銀行、材料、房地產、必需消費品等。

債券:亞洲信用利差自4月以來溫和擴張,其中投資級債擴大7個基點,高收益債擴大40個基點。美國利率下滑在一定程度上緩解貿易衝突升級帶來的負面影響,使亞洲高收益債的整體到期收益率達到7.4%(微降3個基點),投資級債達到3.9%(下降35個基點)。

我們認為信用債回報將僅限於票息收益,而且考慮到年初迄今的回報仍可觀,估值尚未落至便宜水準,故不宜增持。我們預期下半年高收益債的整體回報率為2–3%,投資級債則為0–1%。

外匯:過去一個月亞太貨幣兌美元平均上漲1.2%,主要受聯準會降息預期所推動。若該預期實現,則日圓可望成為本區域最大贏家;若美中貿易談判未能於G20峰會後重啟,可能導致美元兌人民幣於未來12個月內升至7.1–7.3。

 *追蹤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https://bit.ly/2JWDC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