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2019Q4負利率公債市場規模創新高,對全球債市的衝擊與機會?

【投資趨勢-亞洲高收益債券】負利率公債市場規模創新高,看好亞洲高收益債市的三大理由:寬鬆時代再臨,亞高收獲動能;負利率方興未艾,亞高收有出「息」;亞高收自家人買,風吹草動心不驚。

2019年 11月 04日

1.寬鬆時代再臨,亞高收獲動能

隨著全球經濟成長放緩,各國央行陸續以降息刺激經濟發展,在成熟國家央行中,紐西蘭及澳洲央行今年率先降息。美國聯準會亦於7月、9月及10月連續降息,調降聯邦資金利率區間至1.50%-1.75%,以因應美國經濟受到全球經濟放緩、美國景氣趨緩及英國脫歐等不利因子之威脅,此為金融海嘯以來難得一見的連續降息舉動。

除了成熟國家貨幣寬鬆有譜之外,亞洲國家則是受惠於通膨穩定,近年來CPI及核心CPI僅在2%上下震盪,通膨獲控制也為各國央行創造寬鬆政策空間,印度、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尼及南韓等國家已陸續降息,為市場注入流動性,並且提供亞洲高收益債市良好支撐。

2.負利率方興未艾,亞高收有出「息」

受到全球央行降息風潮帶動,近期全球負利率公債規模持續超越2016年高點,意味著全球近四分之一的債券都提供負利率,而且約四成左右相對具避險效果的各國政府公債亦為負利率債,在市場追逐收益的前提不變下,預計資金將持續青睞利差型債券,比如高收益債券等。根據ICE美銀美林指數統計,目前亞洲高收益債券殖利率為7.8%,高於歐洲高收益債殖利率4.2%,亦較美國高收益債殖利率5.6%來得高,在眾多債券資產類別中較具收息吸引力。

3.亞高收自家人買,風吹草動心不驚

亞洲高收益債與亞洲股市資金來源不同,亞洲股市主要由外資主導,因此當市場面臨風吹草動時,歐美資金動向較易影響亞股走勢。不過,新發行的亞洲高收益債中,有高達8成以上的比重由亞洲投資人持有,而且持有者多為資產管理業者、銀行及保險/退休業者等長期資金擁有者,較不會受到歐美政經事件觸發而有大量資金被抽走的壓力。也因為亞洲投資人為主的特性,亞洲高收益債券波動度較低,甚至低於美國高收益債及新興市場債。

中美貿易戰撲朔迷離,時而相安無事,時而戰事升溫,為市場帶來不確定性,投資人可能擔心亞洲高收益債發行企業特別是中國會受到影響,但亞洲高收益債多以內需題材為主,如房地產、消費及公用事業等,與出口外銷相關度低,即便有任何衝擊,多半只會限定在特定企業,不易產生擴散效應。

整體而言,亞高收債不僅波動度較低,其發行公司中有不少具國營背景或由國家注資,企業經營體質穩健,違約機率相對較低,中長期來看,亞洲經濟仍有成長空間,有助於整體信用利差未來收斂。

本文所列個股名稱僅作為舉例說明,不代表任何金融商品之推介或投資建議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