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Haefele訪談

「 我們的客戶能否在更為多變的市場狀況下實現自己的投資目標,將成為衡量我工作成效的指標。」

Mark Haefele <br/>瑞銀財富管理<br/> 全球首席投資總監暨集團董事總經理

曾任對沖基金經理的Mark Haefele認為自己擁有 「世界上最好的工作」。今年是Mark加入瑞銀財富管理第四個年頭,最近更獲擢升為全球首席投資總監,我們很榮幸與他進行訪談,了解影響其全球投資觀點的因素、為什麼他特別喜歡與亞洲投資者會面,以及管理對沖基金與從飛機跳傘之間的相似之處。

-------------------------------------------------------------------------------------------

Haefele 先生,恭喜您最近獲任命為瑞銀財富管理全球首席投資總監。您將會有什麼新職責?

我覺得自己的角色是今日全球領先投資過程的管家。我自投資總監辦公室三年半前成立時已加入團隊,很榮幸能與逾900位專家組成的全球團隊合作,並與全球各地的管理人員、政府與客戶交談。基於我們所管理的資產規模與影響力,我們對投資過程中的各種可能保持開放態度。

我很享受自己的工作,當中涉及到理解全球政治和經濟的發展,然後運用這些知識來幫助客戶增長與保障自己的財富。我的新工作將繼續為客戶的資產配置與長期投資主題提供意見,並監督引導我們投資委託的定位過程。

在2011年加入瑞銀前,您是Matrix資本管理董事總經理,在此之前是Sonic資本的聯合創辦人與合夥人。對沖基金經理的生涯與您目前的角色有何異同之處?

25多年前,我入讀傘兵學校,目標是成為擅於從性能優良的飛機上一躍而下,進入外國領土的傘兵。安全著陸只是任務的開始,我們受訓在深入敵陣而補給線被切斷下完成空降任務。有些同事開玩笑說我以類似的心態及承諾管理對沖基金投資。我會經常到訪各地,並在深夜航班抵埗後即時把全新的投資與交易帶到會議上。

無論是出任對沖基金經理,還是瑞銀的新工作,兩者都沒有什麼不同,同樣需要向適當人士提出正確問題,試圖了解世界是如何運作。在這兩種業務中,培養追求投資表現的文化至為重要,而自投資總監辦公室成立以來,我便一直協助灌輸這種文化。

兩種角色之間的主要區別在於關注客戶體驗的程度。於對沖基金而言,投資表現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儘管這在瑞銀也同樣重要,但我們亦需要成為值得信賴的投資顧問,幫助客戶充分了解我們的投資過程與決策。

瑞銀的客戶如何受惠於投資總監辦公室?

客戶最終期望投資表現理想,其財富得到保障並有所增長。這正是成立投資總監辦公室的主因。展望將來,我深信我們擁有財富管理同儕中最為健全的投資過程,這將有助我們延續過去幾年的投資佳績。

請詳細解釋投資過程 ── 這是什麼一回事?您在這個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

我喜歡把我們的投資會議想像為研究生研討會,有效地結合宏觀的投資方式, 以及我們區域與個別資產類別專家的微觀見解。例如當宏觀訊號表示某種資產類別可能具吸引力,但微觀分析有所保留時,這可演變成激烈的辯論。

在我的角色而言,我盡量不會強加我的個人想法 ── 投資過程的整體理念是健全與兼收並蓄。我會聆聽意見,盡量確保所有情況在投資過程中均會納入考量,並正確連接起來,然後把結果交予全球投資委員會。

身為全球首席投資總監,您打算實現什麼目標?

我相信,市場環境有變才是對任何投資者或投資過程的真正考驗。隨著中央銀行減少刺激經濟規模,這項考驗很可能在未來幾年出現。由於中央銀行的支持已為市場定調,並在一定程度上引導投資決定,這轉變肯定為大家帶來挑戰。我深信我們已部署合適的人才與架構以應對這項挑戰。我們的客戶能否在更為多變的市場狀況下實現自己的投資目標,將成為衡量我工作成效的指標。

「 我總是試圖強調全球多樣化與長期投資的重要性。」

您如何看待投資總監辦公室的角色在亞太區及新興市場的演變?

顯然易見,亞太區及新興市場無論對瑞銀業務或世界經濟來說均代表更廣泛的關鍵增長領域。因此,我們從投資總監辦公室身處的位置,從業務角度與市場前景角度找出正確的市場投資,實在非常關鍵。

這說明為何我們一直投資在亞太區及新興市場的人才培訓,羅致本土專家,並開始建立我們的區域資產配置團隊,以進一步改善我們的投資建議質量。在未來的日子,我期待與我們的亞太區及新興市場同事及客戶緊密合作,努力實踐對客戶的承諾。

一般情況下,您認為亞洲客戶與世界其他地方的客戶有何不同?您如何解釋這些差異?

我很喜歡與我們的亞洲客戶會面。他們不少是企業家,管理金錢就如同管理自己生意一樣,投入同等的精力。他們對金融市場有充分理解,尤其熱衷瞭解我們在投資戰略定位與交易理念方面的想法,較其他地方的客戶更積極關注。

當然,這種動力也有一些缺陷;有些客戶仍然過度集中投資配置於本土市場上。當我與亞洲的客戶會面時,我總是試圖強調全球多樣化與長期投資的重要性。

投資總監辦公室在未來有何動向?

我為迄今所取得的成績感到自豪,尤其將投資總監辦公室《機構觀點》應用於財富管理服務範疇上。這正是客戶體驗的核心部分,我們希望藉持續提升表現與服務水平,以回饋客戶及客戶顧問對我們的信任。

我們不斷在發展和演變,並正在進行許多全新計劃;下一個重要的步驟是把我們的區域專門知識引進到投資組合上。

為此,我們已設立歐洲、瑞士、亞洲與新興市場地區投資辦公室,以配合專注於美洲市場的強大團隊。

長遠而言,我們的未來取決於我們客戶所需。我們盡可能靈活應對與配合客戶的需要,並相應塑造我們在投資歷程上的角色。

觀看Mark Haefele的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