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治前景展望:安然度過2014年?

「就算調高債務上限的問題懸而未決,仍可放心假設債務上限會獲調高。」

美國政府於10月時癱瘓,幾近令世界陷入另一場金融危機。為期兩年的政府撥款協議究竟是預示解除債務上限的過程爭議較少,還是預算協議只是暫時停火?Mona Sutphen分析相關動態,並闡述她對來年的展望。

---------------------------------------------------------------------------------------------------

 

Mona Sutphen
瑞銀美洲區地緣政治及政策風險董事總經理

如果您像大多數觀察家般審度美國政情,不難發現美國政客總是為自身利益不惜將局勢推向危急關頭,一浪又一浪的危機接踵而來,且在最壞情況下變得危險失控,令人感到迷惑。今年10月時美國聯邦政府癱瘓和潛在債務違約,很可能表示情況已達臨界點。

雖然解除債務上限的最新限期將在2014年初重臨,以下三個原因令進一步形成僵局的情況不太可能出現:

理由一:公眾強烈非議

聯邦政府癱瘓和接近違約的窘境令華盛頓政界承受沉重打擊,尤以共和黨人為甚。公眾極度反對癱瘓政府以至潛在債務違約的策略。多份民意調查顯示,三分之二的受訪選民並不贊同共和黨在此事上所花的功夫,而超過60%受訪選民對該黨不存好感(創多個民意調查歷史新高)[見圖表1]。

不少共和黨人需應付秋季的中期選舉,因此他們大多數都不願在選舉臨近時再使出這種招數;即使其較保守的黨友試圖推行這套策略,不少人都不願再試一次。事實上,絕大多數人希望避免另一次政府癱瘓的危機,這成為12月通過撥款予政府至2015財政年度的主要驅動力。

理由二:主動違約風險

儘管擺出各種姿態,民主共和兩黨不願在債務上限毀約(即美國政府獲授權借貸以應付現有債務的總金額)。雖然這僅允許政府集資支付過去的支出承諾,所涉及的金額(目前過17萬億美元)足以左右政局。

自2011年8月以來,政府已多次嘗試把調高債務上限與財政/預算調整掛勾;即使每次都無法在財政/預算改革上達成協議,債務上限依然獲通過調高, 因為民主共和兩黨並不希望因自願毀約或違約而受到指責。因此,就算調高債務上限的問題懸而未決,仍可放心假設債務上限會獲調高。

理由三:政治僵局

當前的政治環境不利進行涉及福利改革和簡化稅號在內的「大規模討價還價」策略。在政治上,民主共和兩黨就稅收和福利所設定的底線皆與對方背道而馳,而民主共和兩黨亦各持己見。

此外,國會預算辦公室最近的預測顯示,政府赤字下降至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3%。雖然赤字只是暫時下降,而且仍高於目標水平,趨勢正朝著正確的方向,即減低採取行動的迫切需要[見圖表2]。民主共和兩黨認清政治形勢後,心態於預算談判時由大型交易轉變為「務實」的策略, 最終導致成功立法。

2014年展望

儘管2014年不會出現「大規模討價還價」,惟鑑於近期的政經動態和消除不利因素對經濟增長的重要性,能避免重大危機已可說是一次勝利。儘管12月的政府撥款協議規模較小,但在以下兩方面仍意義重大:(1)這為下一次選舉週期確立明確的撥款水平;以及(2)有關法例以更有針對性、並可持續減赤的方式取代「一刀切」的減赤做法。藉此,華盛頓可能為經濟帶來當前最需要的元素:確定性。當美國打算為經濟注入強心針之際,基本撥款水平法案應有助促進企業招聘和企業投資。

財政政策和預算的鬥爭一直紛亂和有分歧。自1976年以來,美國曾出現17次聯邦政府癱瘓;而自艾森豪威爾政府以來,已不時出現聲音不允提高債務上限以威脅實行某種立法行動[見圖表3]。

可以說,鑑於美國的財政狀況,這些政治鬥爭的風險和後果顯著較高;然而,大多數社會都曾在財政困難時期苦苦維持各種政治利益平衡,只是在美國,這些醜態細節是向全世界直播,這絕非賞心悅目之事。在2014年, 如此大規模的事件未必會重演,但美國國內的鬥爭很可能會持續,且一直持續至下一屆總統選舉。畢竟,政治風險很高,而且政見理念鴻溝很深。

------------------------------------------------------------------------------------------------------------------------------------------------------------------------

特此鳴謝瑞銀美洲區地緣政治及政策風險董事總經理Mona Sutphen擔任我們的客席作者。欲知最新財富管理投資策略,請透過您的客戶顧問索取瑞銀首席投資辦公室財富管理研究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