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趨勢抑制了債券收益率?

對於尋求提升投資組合回報的固定收益投資者來說,低息環境能否造就亞洲的收益投資地位?

2020年11月24日

四分鐘閲讀


Charlotte Baenninger

固定收益主管

Hayden Briscoe

亞太區固定收益主管


在已發展市場負債券收益率環境下,固定收益投資者持續面臨挑戰,約15萬億美元1(或相當於24%)投資級別固定收益資產的當收益率為零或負。

摩根大通近期研究亦指出,76%已發展市場主權債券的實際收益率為負。2

長期低息環境

基於三大理由,已發展市場的超低息趨勢很可能持續。首先,已發展市場央行的政策利率處於或接近下限,現時在收益率曲線表現活躍的長期政府債券成為央行的政策調控工具。

儘管日本央行最早實施收益率曲線控制,並於2016年將10年期日本政府債券目標利率設為零,而即使債券收益率處於曲線前端,聯儲局及澳洲央行很可能跟隨。

鑑於多個已發展市場急劇擴大財政刺激政策,相關國家政府需將債券收益率維持在低水平,因此在可見將來可望透過量化寬鬆購買債券,從而刺激經濟增長。

第二,央行正研究新措施將通脹及通脹預期推至高於目標水平。倘若成功,且名義收益率跟隨上升,則實際收益率(計及通脹後的收益率)可能進一步下跌。

聯儲局近期表示,即使價格開始上升,也會把利率維持在極低水平,以保持通脹高於目標水平。我們認為其他已發展市場央行很可能跟隨。

多國央行已承諾購買企業債券及交易所買賣基金,從而有效限制私人資本。儘管近期央行對企業債券市場的干預已減少,但作為市場莊家的把關作用可望延續。此外,已發展國家人口老化表示儲蓄及對固定收益資產的需求增加,導致收益率進一步下跌。

主動型固定收益投資者可採取多重槓桿(例如利率管理、資產配置及選股),以在低收益率環境下實現可觀回報。

隨著收益率回落至零以下水平,加上市場缺乏高收益資產,投資者於2021年應從何「追息」?

我們認為新興市場存在若干投資機遇,當地市場只有17%3主權債券的當前收益率(經通脹調整)為負。

2020年與2021年各地區的國內地產總值比較 (預估值)

資料來源:FactSet。截至2020年10月31日。

2020年與2021年美國、歐元區及中國的國內地產總值比較,當中中國已逐步復甦。

亞洲市場具增長動力,且收益率遠高於其他市場

亞洲多個經濟體已逐漸復甦,當中以中國的復甦步伐最為顯著。這很大程度上基於亞洲國家採取多線應對措施,包括信貸支持、財政刺激政策及規劃完善的疫情應對措施。

貨幣政策方面,亞洲政府相對排斥減息政策,因此相比歐洲及美國市場,亞洲高收益市場提供可觀的息率投資機遇。

由於收益率仍然吸引,我們認為亞洲市場呈現良好的投資機遇,可讓投資者進一步受惠於息差收窄。

此外,相比歐洲及美國高收益債券,亞洲高收益債券的商品及消費類週期配置較低。

中國市場仍具獨特優勢

當深入剖析亞洲市場時,鑑於實際收益率吸引、與全球市場的相關性低,且獲全球少數僅有的淨債權國支持,中國在岸債券市場提供獨特的投資機遇,尤其是中國政府債券。衡量風險回報後,我們認為有關資產為具吸引力的投資。

中國政府債券於2020年第二季遭遇拋售。然而,中國正收緊信貸擴張,加上全球經濟前景挑戰重重,表示中國可能會由2021年中放慢急速增長步伐。我們認為2020年下半年可望進一步減息。

2021年聚焦亞洲

有關增長迅速的亞洲固定收益投資領域只是亞洲多項投資機遇的兩個例子。由於亞洲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投資者可透過配置亞洲資產捕捉2021年回升機遇,並作策略性長期持倉部署。

10年期主權債券名義收益率(2010年8月至2020年8月)

資料來源:彭博,截至2020年9月底。

過去10年,中國政府債券相比美國、德國、日本、英國、瑞士及澳洲吸引。


更多資訊

香港零售投資者

  

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