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认为,有三个原因表明全球银行业或全球股市整体不会面临进一步挑战。(Shutterstock)

最近一段时间,一些银行的股价大幅下跌,归因于投资者对其美国商业房地产敞口的担忧。


上周,美国的纽约社区银行(New York Community Bancorp)和日本的青空银行(Aozora Bank)报告称,其持有的一些美国房地产贷款面临挑战。穆迪将前者列入信用评级下调的观察名单,而后者警告,本财年净亏损可能高达280亿日元,股息将削减50%。


这些事态发展反映于股价和更广泛美国地区银行业的走势中。纽约社区银行股价下挫42%,日本青空银行股价下跌33%,标普地区银行精选行业指数(S&P Regional Banks Select Industry Index)周内下滑7.4%。相比之下,标普500指数和日经平均指数分别周涨1.4%和1.1%。


但我们认为,投资者应从适当角度看待这些挑战。在不采取个别观点的情况下,我们见到了三个原因,表明全球银行业或全球股市整体不会面临进一步的挑战:


对于大多数美国银行来说,商业房地产风险敞口是关注点,而且管理良好。自新冠疫情以来,商业房地产,尤其是美国写字楼行业,一直是银行经理和监管机构的首要考虑因素。自去年年初以来,银行提供了更多有关其风险敞口的细节,以纾解投资者和立法者对集中度和资产质量风险的担忧。到目前为止采取的行动意味着,美国银行对写字楼领域的贷款敞口在我们看来是可控的,约占大型银行平均贷款总额的2%,占中小型银行的4%左右。


虽然我们认同商业房地产行业存在进一步恶化的风险,以及2024年至2026年期间银行盈利可能受到冲击,但我们预计银行资本不会出现任何实质的恶化,写字楼贷款的挑战也不会蔓延到美国商业贷款的其他领域。未来宏观经济可能会展现一些令人鼓舞的迹象。美联储四季度高级贷款官调查(Senior Loan Officers Survey)指出,尽管银行继续收紧对各种规模企业的贷款标准,但与三季度相比,相关银行的比例有所下降,这可能表明信贷供应略有改善。


日本的整体金融业不受美国写字楼挑战的影响。日本的大型和地区性银行对无追索权美国房地产贷款的敞口有限。在12月的财报中,三大银行净收入同比录得增长,商业房地产的影响很小。我们认为,这些银行持有的贷款主要是优质资产,并受到严格的风险管理。虽然日本最大型保险公司的敞口更多来自于美国商业房地产最薄弱的领域,但这些企业已经在第二季财报中披露了风险或预测今年下半年将出现亏损。我们认为,任何损失都应该是可控的,收入的潜在意外惊喜有助于抵消资本贬值压力。


欧洲银行的商业房地产风险敞口要低得多,风险应该是可控的。欧洲银行平均约6%的贷款用于商业房地产,以CET1资本的百分比衡量,这一比例明显低于美国银行,尤其是中小型银行。仲量联行(JLL)的数据也指向一个非常不同的写字楼行业格局: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欧洲的空置率约为8%,而北美的空置率为21%。尽管商业房地产贷款到期的再融资风险依然存在,但我们认为,随着欧洲央行在2024年如预期降息,压力将有所缓解。


因此,我们认为最近有关美国商业房地产贷款的消息不应引发投资者对系统性银行风险或金融市场外溢效应的持续担忧。我们确实看到市场仍然存在几个关键风险,最明显的是中东局势和俄乌冲突,以及中美紧张关系。


虽然我们认同没有“一刀切”的保护方式来抵御所有市场风险,但我们见到一系列策略可以帮助抑制投资组合的波动或限制投资组合的峰谷变化,包括寻求优质股票和债券,以及防御性结构化策略、另类投资或石油和黄金头寸。


感谢 Bradley Ball、Sacha Holderegger、Chisa Kobayashi 和 Jennifer Stahmer(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所提供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