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投資組合的策略性部分

「 我們持續增持企業新興市場信貸,而新興市場貨幣仍是首選的投資主題。股票方面,我們對新興市場持中性看法。」

Jorge Mariscal (瑞銀財富管理新興市場首席投資總監)

不少投資經理專注於發達地區,卻忽略那些更具增長潛力的地區,主要原因是新興市場歷來都與經濟和政治發展不穩定性和不確定性有所關聯。身處發達經濟體的投資者也像一般人一樣,專注投資自己熟悉的市場,因而傾向減持新興市場的投資。

然而,這種取已知而捨未知的直覺,卻使投資者錯過其他地區的增長機會,並高估了本地資產而低估了海外資產之價值。相對於發達經濟體,當前新興經濟體的基本因素已有所改善,債務水平較低,通脹溫和,且有較佳的財政帳目。在低利率、主要中央銀行流動性充裕和新興市場經濟體增長前景秀麗的環境下,我們相信新興市場貨幣、股票和企業債券仍然是較具吸引力的資產類別,而這些資產在大部分客戶的投資組合中比例亦屬偏低。

 

貨幣資產類別受低估

近期,我們看到主要發達經濟體的中央銀行作出不少舉動。歐洲央行、美國聯儲局和日本央行都已經宣布或擴大量化寬鬆計劃以求支持資產價格。我們預期這些干預措施最終會削弱其貨幣兌某些新興市場經濟體貨幣的匯價。面對中央銀行貨幣供應充足,主要貨幣如美元、歐元和日元面臨中長期匯價下滑的壓力。相對於沒有槓桿化需要而毋須盡可能印鈔的國家,這些主要貨幣的匯率很可能貶值。新興經濟體大多屬於前一類別,在再平衡主權資產負債表時,新興經濟體的貨幣匯價相對於各主要貨幣而言理應升值。

這表示,雖然我們看好新興市場貨幣的中長期前景,但它們面對兩項短期不利因素。首先,當全球避險情緒容易迅速升溫時,資金避險流向具流動性的貨幣,而不一定是基本因素最好的貨幣;其次,不少出口為主的新興國家擔心貨幣升值會使早已疲弱的外部需求更趨惡化,而中央銀行亦會出手干預阻止升值。因此,升值趨勢可能被多個波動期打斷。投資者在構建不同新興市場貨幣的投資組合時,應把這些短期因素納入考慮在內,但我們仍相信大部分新興市場貨幣將隨時日而出現長期升值趨勢。

股票受惠於經濟蓬勃增長

新興市場的增長前景平均較高,亦等於企業盈利增長平均較高,這對股票市場的中期表現應有所支持;然而,短期的經濟增長不確定性會增加市場的波動性。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預測,新興市場的實際本地生產總值增長從2012年的5.1%急劇增加至2013年的5.3%;新興經濟體和發達經濟體之間的增長差異預計從2012年的3.8%擴大至2013年的4.1%,且對新興經濟體更為有利。目前,我們認為新興市場股票未來12個月的平均預測盈利相當於10.7倍市盈率,相對環球和美國股市分別為14倍和14.4倍市盈率,估值吸引。

較長期的趨勢而言,我們認為新興市場的股票投資將較工業化國家更具優勢。新興市場的收入急增,每年約使一億人成功脫貧,躋身為新興的中產階級。這帶來非凡的經濟增長和消費品市場的快速增長。早在新興市場佔有較大市場份額的西方消費品生產商將會受惠於是次增長;然而,本地消費品和服務供應商也會因為這些市場內中產階級人口劇增而受惠。

企業債券市場發展蓬勃

另一個讓投資者把握新興市場增長機遇的資產類別是新興市場企業債券。我們認為新興市場企業債券的估值與其具吸引力的基本因素不符。今年,新興市場的增長趨勢有所改善,新興市場企業債券應可從這個相對週期中受惠。此外,隨着經濟前景改善和融資成本趨向下降,新興市場企業錄得的信貸違約率在過去五年較美國企業為低;隨着新興經濟體經歷週期性反彈,我們預期這一趨勢將會持續。與此同時,新興市場企業債券的期限相對較短,在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的情況下也能提供一些保障。

事實上,我們並不指望美國在未來6-12個月調高聯邦基金利率,因此對新興市場企業的債務前景沒有根本的憂慮。在基本情況下,我們預期新興市場企業債券回報率在未來六個月為2.5% 左右(以美元計)。

自2003年起,新興市場企業已超越主權國家成為全新並以美元計價的新興市場債券主要發行人。儘管在某些情況下提高槓桿比率可構成風險,我們認為這種資產類別仍處於健康增長模式。近年來,新興市場企業已明顯改善其資產負債表,並已經更好地進入資本市場,因而改善了資產類別的流動資金狀況;惟新興市場企業債券的交易價格,相對信貸基本條件相同的發達市場企業債券仍有折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