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基金是替代債券的不俗選擇?

「歷史未必重演, 但必然有跡可循。」~ Mark Twain

Daniel Insunza (投資基金及對沖基金新加坡董事)

近幾個月來,不少投資者都在問自己下一步該怎麼做,並在對沖基金與債券比較的話題上存有爭論。縱然股市可能是投資選擇之一,但Daniel Insunza認為對沖基金是不俗選擇,能為投資者帶來穩定回報,而且波動性低。

----------------------------------------------------------------------------------------------------

若我們回顧上世紀,哪個時期美國國債錄得最長時間的實質損失?當時的損失又有多大?

今日,大多數投資者可能按自己的經驗回答,指虧損期為半年或一年;至於數字上的損失,他們可能說損失10%。他們可能反駁,指債券格價回升較股票快,其損失遠較科技泡沫爆破和金融危機期間的50%為少。

債券是安全的──真的安全嗎?

歷史證據看起來大相逕庭:從1940年 12月至1988年10月,美國國債投資一直「潛水」(產生實質負回報,導致購買力損失),在1980年初更達至負50%的低位。這怎麼可能呢?當通脹高於利率, 便出現實質負回報。這稱為金融抑制, 亦是政策制定者選擇「還清」沉重債務負擔的工具 (這種情況曾在二次大戰期間發生)。

今日的投資者已經忘記以上的事實。因為自1980年以來,債券投資者受惠於利率不斷下降,利率之低已達至經濟大蕭條以來所未見,亦可說到了不可能進一步下降的水平。今日,許多發達國家面臨高債務水平;金融抑制再一次成為可用的政策選項。因此,債券投資者可能從此要習慣債券投資的回報較低。

股票通常是固定收益投資的替代品。在平衡的投資組合中,預期回報和波動性較低的固定收益通常與回報和波動性較高的股票相輔相承。如果固定收益的牛市接近尾聲,那麼,因債券對利率上升具有逆向敏感度,債券投資實際上可能降低整體投資組合回報,並增加投資組合風險。

2013年6月份可觀察到這種風險增加的 證據,該月政府債券和股票之間的關聯性從-0.5轉為+0.3。

這突如其來的走勢對傳統投資者而言有著重要的意義:關聯性增加代表債券和股票收益流風險抵銷的狀況不再存在, 令投資組合受制於市場方向,最終的風險比預期和期望的更大。

現在應該怎麼辦?重新投入股市?儘管這能解決部份問題,但我們相信,具備多元化投資組合的對沖基金可能提供穩定回報,而且波動性低 (即如債券般), 不會導致投資者受制於利率上升,亦與股市關聯性不大。

長倉與短倉之間:對沖基金提供第三種選擇

長倉指買入股票和固定收益工具,並持有一段較長的時間。主要的長倉投資組合 (如互惠基金) 通常是相對一個「指標」作出評估,例如股票就採用標準普爾500指數,固定收益則採用巴克萊債券指數。「長倉」的投資結果主要取決於兩項因素:市場方向和時機。

另一方面,對沖基金能採用長、短倉組合積極買賣股票、固定收益、信貸、貨幣和商品。有別於「長倉」投資,對沖基金將成功定義為「賺錢」,將風險定義為「賠錢」,獨立於其他資產類別或指數的相對表現。除時機和市場方向外,投資組合經理作出投資決策的技巧能夠驅動回報。

對沖基金具有建立短倉和交易的能力, 能主動抵銷可預見的風險 (如利率 上升),並可通過嚴格的風險管理規 則(例如止蝕)處理不可預見的風險。

現以一個純粹的固定收益為本組合基金為例,證明這是可行:某一債券指數自1995年11月以來已錄得66個月下跌, 平均跌幅為-0.67%;而Stable Alpha Ltd 投資組合的同期回報則上升0.31%。 對沖基金投資組合有能力帶來正面回報,而「長倉」固定收益則會帶來投 資損失。

至少可以說,隨著債券提供較低的潛在回報 (指1940至1988年的情況),對沖基金為尋求穩定回報的投資者提供不俗的低波動性選擇。個別組合基金已能提供達6.4%的年率化回報,而長時期波動性則處於4%。因此,如果歷史必然有跡可循,投資者應考慮選擇這種替代方式創造回報,使用更廣泛的投資技巧,並保持敏銳的眼光,不管利率走向如何,均可創造正面回報的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