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局重整:美國優勢再現

我們預測在2013年下半年和2014年將有3%的年率化增長。

Larry Hatheway (瑞銀投資銀行部首席經濟學家)

經濟學家跟大部分人一樣,傾向從最近期的事件推斷未來,並引用已發生的事作為預測基礎。這並非總是一件壞事。歷史未必重演,但人類的行為通常落入可預測的範圍內,並可由過去的模式來衡量,例如採用「回歸」或「時間序列」分析。但有時候,結構性改變在冒起之初往往難以分辨,亦不太可能從過去準確地預知未來。

對於美國乃至世界經濟,現在可能正處於這一時期。要知道其中因由,簡短回顧一下過去與現況會有所幫助。

回顧過去

對大多數人而言,金融危機和「大衰退」定義了我們現今的世界觀。這雙重打擊使發達經濟體依靠快速形成信貸以推動強勁增長的概念崩潰。隨之而來的是去槓桿化、增長乏力、低通脹、低利率和高失業率高企等「新常態」成為主導範式。儘管各國的中央銀行以不尋常措施回應,在某些情況下甚至以財政政策抵消量化寬鬆的效應,惟增長仍然呆滯。同時,按照傳統智慧,具備健全資產負債表、審慎決策和信心日益增強的新興經濟體,已取代發達經濟體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引擎。

有一段時間,以上描述是正確的;直至今日,這種說法在某些方面依然相關。美國仍然必須削減膨脹的預算赤字,歐洲必須清理其銀行壞帳,減少私營機構的槓桿,並進行結構性改革。

未來前景如何?

在其他重要方面,「新常態」與現況已越來越不相關。在美國,家庭和企業再次以債務融資形式購買耐用品如汽車、房屋和資本商品;銀行放鬆信貸標準, 並批出更多貸款;增長看來更可持續。我們預測在2013年下半年和2014年將有3%的年率化增長。美國經濟復甦基礎廣泛,得到房屋、信貸形成、商業投資支出、出口競爭、能源領域投資,以及家庭收入形成等因素所支持。結果是美國聯儲局宣布考慮逆轉其量化寬鬆政策。

經濟不斷變化

其他地方也正出現變化。在艱鉅的經濟條件下,歐元區外圍產生了一些更具競爭力的經濟體。區內核心和外圍經濟體之間的失衡已經縮小,緩和風險溢價。日本已推行一系列大膽的政策,企圖戲劇性地使經濟脫離出長期通縮。同時, 大多數新興經濟體表現呆滯,出口表現反覆,亦無法透過內需拉動增長,難以維持經濟增長。

全新方向

除了上述變化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變化──創新科技。尤其是在美國,創新科技正在重塑重點市場的輪廓,更可能重塑世界經濟本身。

「壓裂」

現時最獲廣泛引用和認可的變化是美國的「能源革命」,該革命由水力壓裂法(簡稱「壓裂」)和開採油砂而引發。這些技術進步甚為顯著。自2007 年起,本土天然氣產量上升已使美國消費者享受到價格減半的天然氣;相比之下,西歐本土天然氣價格同期增加一倍。在美國,過去五年原油產量已上升超過40%,使其成為世界第二大石油生產國,能源進口自2008年起已減少四分之一。

嶄新科技支持增長

正如我們在最近出版的報告所言,資訊和通訊科技進步,以及製造業活動的創新發展,再加上不斷增加的能源生產, 在未來十年能帶動全球本地生產總值增長0.5至0.7個百分點。另一方面,全球通脹可能比預期降低一個百分點,而全球利潤增長可能上升5%左右。

創新科技創造生產力

那麼有哪些變化?創新科技包括添加製造(如「立體印刷」)、先進機器人、流動科技和雲端計算等新技術。它們帶來的潛在生產率增長和節約成本甚為顯著,如先進機器人可以低至每小時成本4美元一年到晚工作。此外,「立體打印機」可在部分生產工序中移除90%的廢棄物,並節省超過50%生產相關能源支出。

美國強勢回歸

美國經濟和美元將可能成為這些結構性轉變的得益者。那是因為美國處於有利的週期性位置、獲取借貸和股權資本具備優越性,在出產嶄新技術上也擁有較大優勢。因此,美元將受益於從創新中尋求高回報的資本流入。相應地,隨著能源進口量因本地產量增加而下降,美元應受到美國經常帳結餘的結構性改善所支持。

總而言之,以現在(及不久之前)之事預測未來是人類的天性;通常這也是適當的做法。不過,我們也有理由相信世界經濟正在徹底地改變。相對於新興經濟體令人振奮的發展勢頭, 先進經濟 體經歷漫長和痛苦的萎靡不振時代, 可能正如我們的下一代所說:「是陳年舊事!」全新挑戰就在面前,亦充滿希望,包括可能由強勢回歸的美國帶領世界經濟復甦。